看看小说 > 武侠修真 > 缥缈峰上 > 第一百四十二章 暗中伏击

第一百四十二章 暗中伏击

小说:缥缈峰上作者:吴六齐字数:771406更新时间 : 2021-04-23 05:30
  因为是和谈使团,更有羊七率领的西凉使团陪同,出了湘北骁国的控制的势力范围,再到缥缈峰这段官道相对来说非常安全。

  西凉使团打出一面深蓝色的王旗,与骁国湘北大军深红色的帅旗遥相呼应,旗帜迎风招展,上面的绣工倒是极为精致,青龙裹边为饰,白凤居中为尊。随四面骁国湘北大军的帅旗,以及两面骁国王旗之后,一路行来倒也没有凸显出身份,又没有特别招摇。

  反倒是身为此次和谈使团的骁国,声势不可谓不大,数千名飞羽营的将士护送,这其中就有刚刚投诚的玄武、迟鱼、迟鲨与战惊虎,更有湘北大军中出类拔萃的年轻将领,例如金灿、金炫与金煜也位列其中。

  这还不算朝廷派来和谈交涉的文官,足见整个骁国对此事的重视程度。所以,护国公世子和重犯闵鸯的安全都得到了充分的保障。

  由于前几日连下了好几场大雨,导致行军速度延缓,否则此刻早就到达了缥缈峰了。

  如今这天刚刚放晴,空气湿凉清新,万里无云最适合赶路。五百名轻骑兵列阵在前,五百名步兵在后,左右各有五百名盾牌兵护着使团的数辆马车,囚车被安置在了队伍的正中央,前后的马车多半坐着文官。

  金弋骑着骏马在前,护卫在他身边的青年将军金灿看着他,不由得叫了一声:“世子!”

  晶亮的眼眸轻轻颤抖,英气十足的剑眉向上一挑,却并没有理会金灿的轻呼,依旧纵马向前双目望着缥缈峰周边的风景。

  金弋不是第一次来缥缈峰了,自然知道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要小心谨慎,但是由大哥的关系,缥缈峰的高手应该不会为难他们,反倒是杀国雍王幽邃,一定会有所行动。

  金灿眉目弯弯带笑,正要再说些什么,就听见金弋慢条斯理地道,“灿,与杀国约定的地点是不是快要到了?”

  “赶了这么多天的路,世子殿下是不是有些乏累了?眼下已经到了缥缈峰地界,今日肯定就能抵达与杀国约定的地点。”金灿拨马向世子金弋靠近了一些,微微笑着回答道。

  由于这一段官道极为平坦,视野开阔延伸较远一望无际,可以看到蔓延的群岭山脉。官道绕过几个山岭,又转了两个急弯,就隐隐见到了缥缈峰,四周还凸起了几座山岭,遍布着葱郁的密林。

  暗中埋伏在这些山林中的人马,个个都是穿着夜行衣,面上蒙着方巾,手中紧握着寒光熠熠地兵刃,身形隐伏在灌木丛中,严阵以待屏住呼吸。

  “大公子,总总总算是赶上了……可可可,他、他、他们想、想、想干什么?”

  罗化与金戈站在较远的一处最高的山丘上,遥望着官道上向前行军的和谈使团,清楚地看着密林中埋伏的众多黑衣人,再看看官道尽头的杀国紫罗兰的旗帜也正向缥缈峰这边驶来,罗化的舌头顿时有些发僵打结。

  “是牛角村的人,还是缥缈峰的人啊!?竟然敢袭击骁国和西凉的和谈使团,他们这些江湖中人是不是疯了?”

  “总归不是缥缈峰的人,管他疯是没疯,罗大人,正好被我们撞见了,送上门的功劳,你可要把握住,说不准立即就会升迁回到兵部当差了。”

  他说这句话的同时,和谈使团队伍最前方的轻骑兵已经奔驰到了密林周边,毕竟是湘北大军训练有素的飞羽营将士,机敏地觉察到了两边密林的异常情况,挥动令旗向身后的使团示警。

  突然,一声尖锐的哨声响彻天边,埋伏在两边密林中的黑衣人同时跃出,拔出寒刀撇过轻骑兵直接冲向中央位置的囚车。

  虽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但是久经沙场的金弋,却并没有惊慌之色,拔出自己的无痕剑,厉声说道:“不要让他们靠近囚车!”

  “保护世子殿下。”身边的金灿拨出寒刀,就近砍翻两个黑衣人,紧随在金弋身边大喝一声。

  这时,几名黑衣人,凭借着自己惊人的轻功,转身间就杀到囚车前,与闵鸯只有几步之遥,猛地一个倩影从西凉使团中窜出来,一个凌空转身,就踢飞了逼近囚车的两名黑衣人,西凉使团的高手见羊七出手也都涌了过来,与飞羽营的将士相互配合围住了囚车。

  山丘之上,见到使团遇袭,立功心切做梦都想重返邺京朝堂的罗化,此刻哪还顾得上要等金戈的催促,见势头不对立即抽出腰间佩刀,对着自己带来的府兵高声叫道:“兄弟们,跟我上!”

  橦州的府兵在湘北倒也是战力不俗的一支军队,他们居高临下狂奔下山,杀声四起,很快就将整个战局扭转过来,将埋伏的所有黑衣人都围了起来,并且逐一分割围剿。

  罗化踢翻了几个人,径直来到世子金弋附近,松了口气道:“橦州太守罗化,奉武成王之命前来护卫使团,世子殿下可还安好?”

  比起突然起来的伏击,橦州罗化前来护卫反而让金弋面露疑色,奉了兄长之命前来护卫,这个理由实在是有些牵强。

  金灿横在二人中央,朗声说道:“世子安好。请大人将这些伏击的刺客清剿干净。”

  罗化并没有急着解释,只能尴尬地笑了笑,率领府兵又加入了战团。

  金弋唤金灿、金炫和境遇,低声道:“我兄长在邺京忙着大婚,怎会暗中命罗化前来护卫?你们三个率领飞羽营的兄弟一定要看紧了闵鸯,别在这个时候出现差错。”

  “喏!”

  三人应了一声,金戈就命他们也加入战团助战。

  他刚刚吩咐完毕,就见战团里血污四溅,血肉横飞,金弋的黑眸沉静如水,凝视着眼前的局面。

  黑衣人多半是江湖中的亡命之徒,单兵作战的能力却不及飞羽营的将士,加上又有橦州府兵从后方山丘杀出反围,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胜算,没撑多久就渐渐显出崩溃之势。

  一个身着灰衣的蒙面人原本是冲在最前,只是当看到羊七介入,他就立即向后外撤并且对所有黑衣人下令:“退!快退!往密林撤……”

  金弋早闻到那灰衣蒙面人的声音,不由得全身一颤,认出了此人就是淮阴三虎中的老大——秦贞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