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狼 > 92 暗杀者

92 暗杀者

小说:末世之狼作者:西国落羽杉字数:374146更新时间 : 2021-04-23 05:46
  六人冲出掩体,直面对面蜂拥而来的十余个黑蓑衣。

  “记住了,要抱团。”法莉轻声嘱咐道,“三个人一起,别被对方冲散!——”

  “遵命!”剩下的五人齐声回应。他们虚握住,方便下个动作的发力。

  “帕托,你们三个对付右面的黑蓑,”她命令道,“剩下的跟我解决左边最前的这个!”

  说着,她便调整好角度,将短刀斜立在身前。

  冲得最靠前的家伙手持匕首,蓑衣下的阴影中,薄薄的嘴唇拧出一个狞笑。

  他的武器不比我的长,他想杀我也要近身……

  速度真快,宛如脱弦的利剑。

  躲闪——她调整姿势,左臂一夹,放过匕首的第一下突刺。

  她正要瞄准后颈,砍下致命一击,只见黑蓑衣右手腕一回,从腰间掏出另一把匕首,闪电般朝法莉的咽喉刺来。

  空气仿佛被斩断的琴弦,发出爆裂声响,法莉额头渗出冷汗,紧盯着刀尖的走向,耀眼阳光反射而来,宛如爆炸般炫目。

  咔!

  皮尔和维克多从两侧包抄上来,将弯刀砍进了他的脖颈。

  白进红出,一阵令人反胃的破裂声,一瞬间,时间仿佛凝固,法莉面前的黑蓑动作骤停,刺出的匕首停在了距她喉咙一寸的地方。

  鲜血如涌泉般从脖颈喷出,光亮一点点从圆整的双眼里消失不见。

  她抬腿,在这将死之人的胸口上猛踏一脚,佣兵如断翅的鸟儿般坠落下去。

  “杀掉了!”维克多高兴的大喊。

  “别太激动,蠢货!”皮尔道,神色紧张,“司令,下一个就要来了!”

  “集中精神!”她抹去脸上的血迹,咬着牙道,“我们能宰掉一个,就能宰掉他们十个!”

  她朝右边看了一眼,只见五个黑蓑衣包抄上去,龙晶兵团的三人贴在一起,刀刃对敌,苦战不休。

  敌方司令清楚,如果优先攻击我,帕托他们必然会拼死回防。

  她心想。

  但如果分而食之,就没有这种顾虑了……

  该死……我得赶快解决眼前的人才行。

  冲来的人手持长剑,右黑曜石打造而成,足有天灾兽的利齿那么长。

  佣兵算准了他们会固守慎出,边在周边盘旋骚扰,边封堵他们互相照应的路线。偶尔,短暂交手两下,也不出剑攻击,而是横剑封堵。

  “他在找我们的破绽!”法莉喊道,“都小心点!靠近!”

  佣兵突然转身杀来,长剑探入人群,从她和皮尔之间砍过。

  两人被迫飞向相反的方向,就在这一刻,一左一右,两边飞来了两个新的黑蓑衣。

  被冲散了!……她无暇后顾,只能将注意力放在眼前拿剑的佣兵身上。

  “维克多!去帮司令!”维克多眼见两边都被围困,一时而无所适从,皮尔便大声提醒道。

  “快去!!”

  皮尔的吼叫促使他下定了决心,他咬咬牙,朝法莉这边飞来。刚刚负责打乱阵型的佣兵见皮尔落了单,立刻扭身上前,与赶来的队友包夹进攻。

  抛下自己朋友的滋味,一定很难受吧……法莉不敢流出眼泪来。

  皮尔选择了我,我得解决掉眼前这家伙,然后,回去帮他……

  后方传来皮尔临死前无力的呻吟声,只见两柄剑深深没入他的胸膛,从后背传出来。

  那两片刺眼的金属滴答着血,仿佛刺进了法莉的心脏。

  “呀——!”她与维克多晃开面前佣兵的利剑,一刀扎入他的肚子。

  噗——嚓!——

  法莉鼓起勇气,昂头看去,看见帕托小队最后一个人的头在空中翻落下来。

  心虽然碎了,手在下意识的做着动作,插进去,再向右一滑,猛地抽出来,佣兵白花花的肠子一般留在小腹里,一半耷拉在半空。

  皮尔·赛比西……十五年前……加入635期龙晶兵团……射手……

  喜欢柞树做的硬弓,喜欢养兔子,喜欢啤酒,酒桌上的活宝……擅长吹口哨,能随性编出个顺口溜来……法莉·林德的部下……射术一流……

  帕托·瑞斯……火红的头发,火热的心肠,十四年前加入636期龙晶兵团……原本想成为剑士,后来因为和朋友打赌打输,转为射手……百发百中……

  喜欢卤制的鹿肉,喜欢帮别人生火,喜欢去树林里劈柴……法莉·林德的部下……也是法莉·林德的部下……

  奥德·博得……两年前,加入648期龙晶兵团……十八岁……父母都死在天灾兽口中,他进兵团时立下了目标,在自己十九岁生日前,至少要杀死一百只天灾兽……

  每次作战回来,他都会向法莉报告战果,法莉帮他记着,现在的数目是九十六……

  他死了……他也是法莉·林德的部下……

  宾尔·菲斯亚……沉默寡言,力大无穷,长满络腮胡的硬汉子,十八年前,和自己一起加入632期龙晶兵团……和自己一起以射击成绩第一加入射手的队伍……

  一箭能射几百步远,远射记录保持者……他喜欢利斧,平常也摆弄摆弄近身作战的玩意……就在刚刚,被敌人砍下头来……

  他是法莉·林德的朋友,是法莉·林德部下……

  ……

  她眼前阵阵发黑,仇恨从未如此在胸膛中激荡着。

  “司令……我们被包围了……”维克多从哆嗦着的嘴唇间挤出这几个字。

  她不怪他,维克多在六年前加入龙晶兵团的……从没有畏缩过一次。

  只是今天,当七把利刃从四面八方逼近而来,任谁不会心惊胆战……

  她自己也在发抖,染血的佩刀仿佛在熊熊燃烧,滚烫的泪水正在眼眶内沸腾……

  “冲上来了……”

  离她最近的佣兵拔剑迎了上来,他没有受一点伤,显然轻轻松松就制服了宾尔……让他的脑袋飞上了蓝天……

  长剑眼看要挥出疾影,法莉以快地看不清的动作,收刀,取弓,抽箭,上弦,瞄准。

  手一松,拉满力气的弓弦绷响,最后一支箭,直直穿透了毫无防备的佣兵,停在他头中。

  佣兵顷刻失去平衡,在维克多,和黑蓑衣的惊诧目光中,笔直坠落下去。

  宾尔……老朋友……我至少,为你射杀了仇人……

  “司令?……”维克多喃喃道,眼中,像十五岁时一样,盈满了敬佩。

  “作战。”她坚定地说道。

  一支箭也没有了,法莉果断砍掉将箭袋绑在身上的绳索,布袋轻飘飘的落下去,宛如枯黄的残叶。

  她没有扔弓,她想留着这把弓,和自己一起下葬……

  如果还有人来找她的尸体的话。

  佣兵们大喝一声,一齐涌过来,法莉和维克多手持武器,做好了最后一搏的准备。

  刀刃从四面八方砍来,宛如恶魔的獠牙步步紧逼,在那嗜血的怪物伤到两人的前一刻,一团黑色的东西,宛如从天而降的陨石,撕破空气,从东方疾射而来。

  砰!蛮力的冲撞生生在佣兵组成的人墙上开出一个缺口,紧接着,只法莉眼一眨的功夫,黑衣人手起剑落,光影在手中旋转而过,一连捅穿了三个佣兵的喉咙。

  血液堵住气管的声音,人临死前发出的格格喉音此起彼伏,黑衣人转身,再次斩开刺向两人的利剑,挡在他们和剩下的佣兵之间。

  都朗!

  她险些叫出声来。

  “混蛋!……”法莉嘴唇颤抖了好久,全身似乎一下子没了力气,她想骂他,问他为什么才来,为什么抛下主力部队离开,最后到嘴边的只有一句话——

  “你还活着……太好了……”

  “法莉,这里交给我!”都朗急促地说道,法莉注意道他身上血流不止,此刻正急促地喘着气。

  “往南,往西,只要不是往北都行!有人在后面追我!”

  “啊——”她浑身震悚,“是谁——?”

  “你没箭了,帮不了忙!快离开!我解决掉这几个就会逃走!你快去!快去和瑞恩他们汇合!”

  话没说完,剩下的佣兵已经杀了上来,法莉和维洛克斯按都朗说得,朝西边滑翔离去。

  都朗……没问题吗?她不放心地朝后看,只见那几个人追逐在都朗身后,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宛如追猎羊群的猎豹。

  可是……他们就是抓不住这只灵活的羊儿。

  罪该万死的家伙……都朗眼放凶光,当他赶到时,看见只剩法莉和维克多时,就明白大事不好了。

  不幸中的万幸……看样子瑞恩没有被捉住,主力部队应该已经撤离了吧……

  艾多在哪里?他找时机朝身后望了望,没人……

  一丝疑虑从心头滑过。

  算了,不管怎样都得宰掉眼前的混蛋……

  他不再腾挪闪躲,眼见空当被拉开,他突然改变飞行方向,博翼收紧,利箭般将佣兵分成两边。

  剑剑见血,快得看不见踪影,一只只手被他齐齐切断,一双双眼睛被他刺瞎挑破、

  没想到……我当年和那个家伙学来的这些东西……这些令我恶心的,原以为只有在对付地痞流氓时才会用到的东西,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他揪住最后一个家伙的脖颈,佣兵的剑已经被他缴获,眼前的可怜虫见同伴们像石头一样跌向地面,不由恐惧尖叫。

  “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都朗轻声嘱咐好,用剑斩断他的两脚。

  敌人大声惨叫的声音从未让他如此享受。

  “维克多!”——

  坏了!

  都朗的心猛地一沉,只听见一声更凄厉,更绝望的尖叫,从法莉喉咙中发出来。

  无暇再犹豫,他一剑割断佣兵的喉咙,朝他们撤离的方向飞去,只见艾多的魅影,如旋风一般斩下维克多的首级,朝法莉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