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穿越小说 > 修真三国之雷奔云谲 > 第七章 吕布见貂蝉

第七章 吕布见貂蝉

小说:修真三国之雷奔云谲作者:碧哥男朋友字数:152103更新时间 : 2021-04-23 04:43
  几天的时间转眼便过去,有了理由,周平动不动便去王允府上拜访一番,说是检查貂蝉的状况如何,但实际上周平只是找个由头诊诊脉摸摸小手罢了。

  貂蝉倒是一如既往地失魂落魄,周平看在眼里,也只能心疼,却是无能为力。

  阴阳两间界限分明,活人身上寄居个魂灵,若是周平这般的修行者还好,身上的充沛真气自能抵挡阴魂的侵蚀,可貂蝉只是个普通女子,哪怕是周平帮着挡下明面上的伤害,暗地里的消损也是止不住的。

  乐观估计的话,貂蝉还能撑个十来年,若是不乐观的话,一两年的时光也足够把她耗干了。

  也大概是这个原因,周平再见貂蝉时,迤逦念头少了不少,占去心头大半的反而是那份怜惜。

  “貂蝉小姐,你大可不必如此悲观,若是心态乐观积极些,与那魂灵斗上十来年也不是不可能的。”

  隔着一层绢纱,周平的手指搭在貂蝉的皓腕上,无神的眸子下,此时的貂蝉与其说是个美人,倒不如说是个精致的瓷娃娃。

  这里是貂蝉的闺房,周平虽然是郎中身份,但进入女子闺房也是有些不便的,可貂蝉在王允眼中似乎只是个工具,她的老妈子要拦周平还被王允骂了一顿。

  周平本就不会怎么劝人,这话也是他在路上忖了许久才想出来的,不过看样子周平这话并不奏效,貂蝉的表情依旧木然。

  “行吧……”

  周平挤出了个尴尬的微笑,随即他才意识到这个场合微笑似乎不太好,脸上的表情便一时僵住了。

  “那个……貂蝉小姐,那魂灵还尚未损害你的身体,不会妨碍明日的会面,若是无事,我便先行告退了。”

  明日,王允会邀请吕布来府上,届时貂蝉便会“冒失”地出现在吕布面前,而周平今日过来,便是为明日貂蝉的行动做最后检查的。

  阳光从窗子照进来,但并没有驱散貂蝉闺房中的清冷,周平见貂蝉依旧像个木头人般坐着,叹了口气,提着药箱转身离开了。

  “先生觉得,对于我而言,活一年和活十年,有区别吗。”

  正当周平离开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貂蝉的声音,虽然清冷,但依旧不能掩去那股自带的魅惑。

  “一年也是做棋子,十年也是做棋子,当你们这些大人物的谋划完成,又有谁会在乎我能活多久呢,生不由己死亦然,先生的慈悲,还是用到别处去吧。”

  周平缓缓转身,那貂蝉背诵台词般自顾自地说着,好像在说的不是自己,而是某个无关的路人。

  “小姐……人活着,总该是有点希望的。”

  话只能说到这里了,隔墙有耳,甚至还不止一个。

  “希望吗?”

  两个字在貂蝉嘴里衔了衔,她淡淡一笑,却没有看周平,而是看向窗外。

  ……

  “希望吗?”

  某间暗室里,司马懿喃喃道,他的面前,貂蝉闺房中发生的一切都在紫雾中展现出来。

  “看来你也入局了啊。”

  ……

  次日。

  王允府。

  “不知将军来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

  “岂敢岂敢。”

  吕布应邀而来,两人在门前客套了两句,便匆匆进了门。

  对于吕布而言,他自己其实是不太愿意过来的,不是别的,而是这些汉臣的规矩实在太多,与这些汉臣说轱辘话,远没有跟军中同僚围猎来得爽快。

  不过抛开个人好恶的话,王允的邀请,却是一件实实在在的大好事。

  来到长安以来,战事骤减,他这等只在战场上才能显示出威力的武将,在军中的地位虽然不减,但参事议事上面却比不上会统兵的李傕郭汜。两人在外统兵,能做个手里有兵有地的实权将军,而他,却只能统领禁军——说出来虽然威风,却是个没什么油水可捞的职位。

  别说李傕郭汜这种老早就在董卓手下的嫡系了,就连张辽和高顺,两人都因读过点书,在外统着一县之地或者一营之军,虽然地位比不上吕布,却胜在逍遥自在。

  镇压这些文官容易,但让这些文官诚心为董卓效力,却是无比困难。吕布联系上文官之首的王允,就相当于帮董卓牵上了文官这条线,这无疑是大功一件,他在军中的地位肯定会直线上升,成个有兵有地的实权将军也是未可知的。

  酒宴之上,推杯换盏间,两人都说着恭维的话,一个说对方英武盖世,有万夫不当之勇,一个说对方经纶满腹,堪称大汉肱股之臣。

  而就在两人推杯换盏间,却是貂蝉在几个侍女的簇拥下缓缓走了出来。

  没有镶金,也没有戴玉,貂蝉只是穿着平日里家中穿的常服,头上也只是简单地插了一根簪子,不过此时她的美貌本就无需纹饰,一出场,便牢牢锁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看到貂蝉的瞬间,吕布便觉得自己的心似乎是漏跳了一拍,紧接着,一股热气便直冲小腹,引得体内真气一阵动荡。

  不过吕布此时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他怔怔地看着貂蝉,双手无处安放般搓在一起,脸上也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将军?将军?”

  貂蝉朝着并肩而坐的两人款款走来,王允叫了两声吕布,吕布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忙把视线从貂蝉身上移开。

  “大人……”

  吕布对王允有些腼腆地笑了起来,眼睛却还是往貂蝉身上飘。

  “还不快见过吕将军。”

  王允对貂蝉道,语气虽然平缓,却带着些许的责骂,好像是在责备貂蝉不懂礼数。

  “大人,此……何人啊。”

  还没等貂蝉开口,吕布便迫不及待地开口道。

  “小女貂蝉。”

  王允笑吟吟地介绍道,紧接着,貂蝉开口见礼。

  “见过将军。”

  那声音虽然轻飘飘地,却又蕴含着某种诱人心魄的韵律,听着吕布好像有千百只猫在他心上抓挠一般。

  “哎……不敢不敢。”

  隔着桌子,吕布向前扑出身去,作势要去扶那行礼的貂蝉,刹那间他一身功夫似乎全部消失了一般,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拙汉,人没有扶到,倒是带翻了桌上的杯盏。

  王允赶忙将吕布扶起,引着貂蝉对吕布开口道。

  “王允蒙将军错爱,与至亲无异,故而引小女与将军相见。”

  虽然王允和吕布平时交往不多,这话说得有些牵强,但吕布此时也不会去想那么多了,他盯着貂蝉,目光有如实质一般,哪怕貂蝉将自己裹得严实,那目光射在她的身上依旧让她有些羞赧发热。

  见吕布这般痴汉模样,王允便知道自己效果达到了,他轻咳了两声,随即开口道。

  “貂蝉,既然见过将军,你便下去吧,勿要扰了我与将军的大事。”

  王允知道,相比见到,见不到才更能让一个男人惦记。

  “诶!”

  吕布出声阻拦,却是一时口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待他组织好语言,那貂蝉早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