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苏璃楚绝影 > 第3082章 将你的罪恶讲出恶

第3082章 将你的罪恶讲出恶

小说:苏璃楚绝影作者:佚名字数:5146839更新时间 : 2021-07-22 03:52
  “好。”

  苏璃紧紧的握着望月泛凉的手,靠近望月,轻声道。

  “远在他乡,幸好还有哥哥在身边。”

  世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都不是她们喜欢的,但也因为这些东西,她们遇到了凌府的亲人,也让哥哥重新活了下来。

  她们想念纤离皇宫里的母亲,但也同样思念在坟墓里躺着的母亲。

  苏璃和望月一直跪着,百姓们看得心焦眼急,议论声声不断。

  特别是看着哭起来的御儿,还有昏昏欲睡的天儿,大家眼里的同情越发的多了起来。

  苏璃让于娘子带着孩子去马车里,给御儿吃奶,说天儿好好睡下。

  “公主,你起来吧,望月公子快受不了了。”

  望月身体越来越虚,几乎跪不稳,惨白的脸色和额头上的冷汗看得大家都胆战心惊。

  苏璃听得大家的话语,缓缓转身,朝着百姓深深一拜,落泪哽咽道。

  “多谢父老乡亲们的抬爱,相守至此,诸位对苏璃已情深义重,宫门不知何时开启,也不知能否讨回公道,还请大家先回去吧,免得身子骨难受。”

  “诸位有任何的不舒服,去苏璃的药铺,自有大夫为你们免费诊治。”

  “火烧苏府,是我苏璃一个人做的,只因他苏府逼得我们兄妹俩无路可走,我们承受了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苏府残害我们的事情罄竹难书,我们有苦难言……”……苏璃将手中的万罪书抛了出去,书卷一下子在地面上展开,密密麻麻,从凌曼舞与苏丞相相识,被算计的那一天开始,一直到现在,一桩一件,全都在上面。

  “一千五百四十六件,我的神仙,任谁也受不了啊。”

  “这苏府的嫡子嫡女还能活着,全靠自己的本事,真是太可怜了。”

  “丧尽天良有啊,真的丧尽天良,天下竟有如此的父亲,竟有如此的亲人……这哪是亲人啊,这都是放在身边的刀啊。”

  人群里有人识字,上前大声地念给百姓们听,大家听着听着只觉得毛骨悚然,只觉得惊恐不止。

  宫门沉沉地开启,禁卫军冲了出来,皇上的行驾也缓缓出来。

  那位念罪书的年轻人念得激情澎湃,竟是停不下来,跪下来迎接皇帝的时候,依然大声地念着。

  皇帝看着宫门口黑压压的一大片看不到尽头的百姓,心猛地沉了下去。

  那位读书人一直往下念着,足足念了一个时辰,喉咙嘶哑,换了三个人,才把那份罪书念完。

  苏丞相领着一家大小跟着队伍一起出来,原本心中颇有自信,一定能把苏璃打下去,同时让苏璃赔一个金碧辉煌的丞相府出来。

  可没想到。

  听到的一桩一件,全都是他苏府的罪证!跪了二个多时辰,苏璃早已疲惫不堪,望月眼看着就要昏迷,却强撑着,跪了出去,爬到皇上的脚下。

  “皇上,如果一定要臣死,请皇上赐臣一个体面的死法。”

  “臣女苏璃,参见皇上,求皇上替臣女做主。”

  望月的身体朝着苏璃的方向倒了去,苏璃哭着抱紧了望月,皇上看着望月那骨瘦如柴,一身虚软,脸完全脱相了的模样,心底震惊一片。

  这才多久的功夫,就被折磨成这幅模样。

  他记得。

  望月是一位非常俊美的嫡仙公子,也一直在京中造福百姓,在宫里也非常的听话,皇上一度还很高兴,毕竟……燕云的儿郎个个生得丰神俊逸,也是他所乐见的。

  可眼下。

  这叫什么模样。

  “皇上。”

  崔公公接了折子,递到皇上的面前,皇上打开一行一行的看着,随后怒意翻涌,狠狠地将折子扔到了苏丞相的面前。

  皇上指着满街的百姓,怒道。

  “朕问你,这件事情,是否是你所为?”

  堂堂燕云丞相,竟然为了强迫自己的儿子认祖归宗,竟然找了五名烟花女子,给儿子喂药,强行要破了他的身子。

  苏丞相上前施礼,神情恭敬,但态度却有一丝的强硬。

  “皇上,这是臣的家事,还请皇上让臣自行处理。”

  在丞相看来,要让自己的儿子认祖归宗,那不过是他自己的事情而已。

  但苏璃烧他的府邸,他又是燕云的丞相,这才是大事。

  皇上要处理的,应该是这件事情,而不是凌望月的事情。

  “皇上,苏璃烧毁我苏府,死亡人数接近三十,请皇上治苏璃的罪。”

  皇帝蹙眉看向苏璃,方才那几位书生所念,皇上也听得清楚。

  而且。

  这件事情,全城百姓皆知,百姓们都在看着。

  皇上对于苏璃和望月,心中早已没了怒火,反倒是这个苏丞相,是时候要查办了。

  “皇上,臣女还有东西呈上。”

  苏璃从怀里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举过头顶,崔公公上前接过,然后呈给皇上,皇上接过,看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

  这一回。

  皇上倒是没有把册子扔过去,一直紧紧地捏在手心里。

  怒火让皇上的胸脯微微有些起伏,他看着苏丞相。

  “尸体何在?”

  “就在此处,皇上。”

  苏丞相一挥手,便有人抬着二十几具尸体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苏璃冷眼看着苏丞相,冷声道。

  “那几名女子,是我亲手所杀,因为她们羞辱我兄长,若不是我兄长意志坚定,哪怕被她们下了药,也坚定不移,我兄长的童身就被他们破了。”

  “兄长一心沉浸道家,一心想要传道大街小巷,让百姓们心平气和,让世间安居乐业,苏丞相,你却偏偏要破他的功,你居心何在。”

  苏璃这句话像一把利箭刺进了苏丞相的心口。

  望月是道长,平时住在道观居多,他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平时大家也都看得清清楚楚,望月道长一直都在教化世人,一直都在帮助百姓。

  他也曾说过,希望自己的一言一行,能够影响大家,让大家过得平静安和。

  苏丞相却要毁了他的清白,明摆着,是不想让他再做这个道长。

  苏丞相的眼神倏地冷戾起来,落在苏璃的身上,喝道。

  “苏璃,你一定要本相把你的罪恶都说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