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农门娇娘:捡个郎君生个娃 > 第422章:她的博物馆

第422章:她的博物馆

小说:农门娇娘:捡个郎君生个娃作者:咚宝字数:1055010更新时间 : 2021-04-24 04:19
  “林舒晴十岁前的物质生活条件,可以用艰难困苦来说。但物质上的贫困对她来说不值一提,因为她真正富足的是精神的世界。”

  “十岁以后,她父母双亡,就靠着自己老师教导给她的东西,撑起了整个家。”

  “大家日常吃的豆腐知道吧!最早的发源于就是屏南坡,也是林舒晴的老师教导给她了,这是教做豆腐的器具……”

  “到了十一岁这一年,林舒晴已经有了不小的野心了。”

  “她是当地响当当的人物,她想做本县的生意,还想把生意做得更远,就去南边,结识了南边港口的商人,跟人家有了生意往来。”

  “甚至还想把生意做到京城里。这个时候,京城里还有一帮人,就是我们开头说的,林舒晴母亲家的亲人,也是我们说的外婆啊!”

  “正在到处找自己家里的孩子,这一家人也不知道怎么遇见了,应该是凭着缘分吧!”

  “林舒晴被接回了孟家,开始接触京城里的权贵,也就是这个时候,认识了自己的丈夫穆驰远!”

  “从亲戚的辈分来算,穆驰远孟娇儿的儿子,林舒晴应该喊他一声表哥。可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穆驰远是文帝的儿子,然后被平昌王抱养的。”

  “两个人名义上的亲戚,但八竿子都扯不到的血缘关系,反而仔细算一算,有点敌对呢!”郭项元打趣道。

  “两人的夫妻关系非常复杂,既是表兄妹,又是仇敌,但又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可即便这样复杂,两人也是出了名的恩爱。也是在穆驰远的扶持下,林舒晴开始大刀阔斧开始了自己的学以致用的人生……”

  郭项元就前面一边走,一边讲着。

  博物馆这一栋楼光占地就有一亩,加上五六层的楼。

  除了林舒晴,还有沐浴在她同时代光辉下的人。

  那个时代,被称为文学和科学萌芽时代,对后世影响之深。

  汪季也在博物馆里看到了林舒晴的画像。

  林舒晴留下的画卷不多,一副是《百官种薯图》,而另一幅则是她的女儿给她画的小像。

  这两幅画展现了林舒晴不同时期的风貌,从嫁人前的福敏县主,和当了几个孩子的母亲形象。

  “林舒晴最大的意义不仅在于把她毕生所学教授给众人,让大家知道了李白、杜甫、李时珍、牛顿、爱因斯坦等重要人物。”

  “更重要的是,她启迪了民智,培育出了那个时代就已经很出名的科学家、化学家、地理学家,江子昭、侯玮沣、施朗、阎高,杜仪娴……等人。”

  “可以说那个时代,是承上启下最关键的时代,林舒晴就是那个时代的核心人物。”

  “好,今天的讲解就到这里了,大家可以在这里随便参观,注意闭馆时间,保管好个人的行李物品。”郭项元微微颔首,给大家挥手再见。

  汪季站在人群后本想去追,但又怕自己有些突兀,两人这会儿还是陌生人。

  算了,知道爷爷在哪里就行。

  汪季看完展览后也算小有收获,准备搭乘电梯离开。

  可整四楼就这么一层电梯,门口还有不少人排队。

  他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准备下楼梯。

  进入楼梯的间,汪季注意到了向上的楼梯口摆着的一个黄色的指示牌。

  ————限时特别展厅请往上走

  汪季顿住了脚步,犹豫了片刻选择往上走。

  到了楼上以后,汪季才发现这里除了最中心的一个演讲台,什么都没有。

  就在汪季准备离开的时候,跟白色墙壁融为一体的木门忽然打开了。

  一个身穿花衬衣加短裤,脚上单独一双蓝色人字拖,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请等一等,你是来这里参观的吗?”那男子出声挽留道。

  汪季听到这话,立马就顿住了脚步,转过身回望向这人。

  “是的,不过看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我打算离开。”汪季礼貌微笑道。

  “这里是私人展厅,一般是得有预约才能进来看的。不过恰好今天没有预约,有兴趣的话可以来这里面看看……”男人说道,有好示意着里面的门。

  汪季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我能问问这里面是什么主题的展厅吗?”

  “跟林舒晴相关的,不过不是讲的她,而是她的朋友。”

  “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是她的后人办的展厅。”

  来都来了,不进去看看是不是很亏呢?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汪季走了进去。

  走到木门以后,他才发现里面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里,好像是个星空。

  但从建设的规格上看,又像是个墓地。

  星空上面的星星都是用投影仪投射出来的,还有周围的把手的样式,带着一种古朴的气息。

  陌生男人还在前面引着路,为汪季介绍周围的一起:“这里是林舒晴友人的墓……”

  “墓地,大白天看这种地方是不是不太吉利?”汪季拧着眉头道。

  虽然是科技社会了大家都不信这些,然而大白天看墓地也太……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野史的记载,传说,在大源建国初期,有一个比林舒晴更加出彩的人物,当时的人都称他为天相师……”

  汪季脸色一僵,顿在远地。

  “但这种说法只是在野史中存在的,后世的正史里完全不存在这个人。可在林家的后人的口中,也都流传着关于这个人的故事。”

  “这墓其实不是林家的后人建的,是仿照太祖皇帝穆瑄的侧墓。墓中空荡荡一片,里面的布置却独具匠心,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对了,这棺材里面的,说是给这人留的礼物,你要不要看看?”

  男人说着,就望向汪季。

  脸上从容的笑容和挑眉的示意,都汪季来说都是一种暗示。

  汪季站在原地几番犹豫,最终上前。

  推开了棺材,可他瞧见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这是玩他吗?

  汪季有些恼怒抬头,却见那男人哄堂大笑起来。

  “几百年的东西,怎么说都是文物了,怎么能保存在这里?”男人笑问汪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