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都市最强弃少 >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重铸守护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 重铸守护

小说:都市最强弃少作者:佚名字数:3233186更新时间 : 2021-04-23 05:59
  第一千二百五十七章重铸守护

  “少爷,少爷。你看我们是不是要再找林前辈说一说。”

  在林烨把他们带回伏龙堡之后,耿华鸣他们便在这里呆了一些时日。

  在这几天之中,他们也是听说了一些伏龙堡情况。

  在了解到穿云阁的人可能还会再来的时候,心中也是不免担忧起来。

  他们这些外界修士若是被迫卷入到两大宗门的斗争当中,岂不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尤其是听说伏龙堡堡主已经道陨,整个宗门岌岌可危。

  这对他们而言,无异于是坐在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口,随时可能遇到危险。

  所以耿合温也是想着和自家少爷商量着,尽可能地让林烨送他们离开。

  “耿叔,此事就不要再说了。林前辈既然已经说过会送我们回去,就一定会做到的。我相信林前辈,我们一切听林前辈安排就好。”

  耿华鸣如此坚决,也是打消了耿合温继续说下去的想法。

  他不是不相信林烨,只是伏龙堡现在这种情况属实不是什么安全之地。

  能提早离开一分,便多一分安全。

  “对了,我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可拿来了。林前辈结修道侣可是大事,我们可不能马虎。”

  耿华鸣在来到伏龙堡之后,便听说了林烨和夏如歌的事情。

  现在这件事情已经通过夏方囚被整个伏龙堡知晓。

  虽然夏方囚在之前也说过此事,但现在再说,这其中也有愈温祖的原因存在。

  借着林烨和愈温祖的关系,让愈温祖在伏龙堡上多留一段时间,这才是夏方囚他们更为在意的事情。

  毕竟有愈温祖这个渡劫大能在,穿云阁就是想对他们出手,也要再缓上一段时间。

  “少爷放心,这可是我们这次出来到手的最珍稀之物。就算林前辈看不上,也不会迁怒我们的。”

  耿合温说着从怀里取出了一枚储物戒递给自家少爷。

  耿华鸣把储物戒拿到手里,也是快速扫了一眼储物戒里的东西。

  确认之后,才转身离开快速赶往林烨那里。

  ......

  “师兄,你真的要和夏姐姐结成道侣啊?”

  这已经是司景儿在这些天里问过的第几十遍了。

  在回到伏龙堡之后,她便听说了这件事情。

  对于夏如歌,司景儿是没有太多接触的,她更多的了解还是通过夏云竹听到的。

  所以在听到自己的师兄和这么一个突然出现的女修结为道侣的时候,也是十分震惊,不能理解的。

  “夏姐姐虽然是伏龙堡的人,但现在伏龙堡这么危险,师兄你是不是再考虑考虑。”

  司景儿看着林烨的神色,试探性地开口说道。

  林烨看了她一眼,微笑着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说什么。

  他是什么人,无论是对于道侣,还是对于伏龙堡都不是那么在乎。

  相较于道侣这个身份,他其实更在意夏如歌这个人。

  夏方囚抱着什么打算,他也不在在意。

  身为修士,再多的外力终究只是外力,真正能影响到他只有他自己的修为实力。

  在平静的这段时间,他根本没有心思理会伏龙堡的这些事情,他的注意力现在全部专注在造价塔内。

  第四层的造化塔中,林烨已经在这里盘坐了数日时间。

  对于造化塔内的这些灵纹,林烨已经大致观察了一番。

  作为上一世渡劫期的大能,林烨的眼界可是天冥星最高层次的存在。

  但即便是他这种眼界,也不能辨认出第四层内的所有灵纹。

  这些灵纹只是单独的便数以万计,两两相结乃是其他变化就更是无法尽览了。

  不过虽然辨认不出这里的所有灵纹,但林烨却是更为高兴了。

  如果连他都无法辨认出全部的灵纹,那就说明这里的灵纹之数已然是超出了天冥星的所有修士了。

  有如此多的灵纹在手,林烨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晋升婴变之后的坦途大道。

  修炼灵纹不是谁都可以的,最起码也要像向天剑那般的婴变境界。

  这也是林烨为何一直都无法动用这种力量的原因。

  现在的他虽然已经是元婴圆满,但毕竟是元婴境,再怎么样也是要和婴变境界相差一丝。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自己尽快突破,只要晋升至婴变境界,这第四层中的灵纹才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它的作用。”

  林烨从第四层中退出来,心中对于突破的渴望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咚咚咚!”

  门外的敲门声响起,传到屋内师兄妹二人的耳中。司景儿快步走去,把房门打开。

  “林烨,你身体如何?血脉之躯恢复的还好吧?”

  进来之人并不见外,说笑着便来到林烨身边。

  来人正是要促成他和夏如歌结为道侣的夏方囚。

  林烨之前在左伤侯手下受了伤,不过伤势不重所以很快也就恢复了。

  夏方囚现在过来说这些,显然不是来关心他的伤势那么简单。

  “多些夏前辈关心,我已经没事了。”

  “哎,你我也不是外人,就不必拘礼了。”

  夏方囚现在的态度也和之前在夏家的时候有了些变化,不过这些对林烨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既然没什么事情,那我也就放心了。毕竟你和如歌就要结成道侣了,以后夏家便是你的家了,有什么要求你尽可以提出来,我一定会全力助你的。”

  夏方囚说完这些,也是有些迟疑地接着说道;“既然你我以后都是一家人,那伏龙堡的事情,你看是不是能请那位......。”

  “夏前辈,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林烨没兴趣听他说这些东西,便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好,那我便直言了。我想请那位渡劫前辈帮伏龙堡重铸守护之力,不知道此事可否可行?”

  重铸守护之力?林烨联想到现在复光岛外的情况,也就明白了他的想法。

  不过守护之力是由他们伏龙堡的血脉凝聚而来,这种事情愈温祖也不好出手吧。

  正当他们交谈之时,门外再有一人过来打断了他们。

  来人手里拿着一枚储物戒指,正是过来送东西的耿华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