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神洲异事录 > 第十七章、不露行踪

第十七章、不露行踪

小说:神洲异事录作者:若风95字数:2580098更新时间 : 2021-09-05 14:17
  【大乾康元七十一年、五月二十四、申时、大明宫、紫宸殿】

  一个时辰之后,皇帝在紫宸殿内召见了沈环。

  沈环刚刚行礼完毕,就听皇帝以森冷的口吻责备道:

  “沈卿,朕令你妥善处置那些‘黑面焦尸’,务必全面封锁消息!怎地才旬月之间,此事就闹得满城风雨、人尽皆知?!”

  沈环忙跪倒在地,惶恐道:

  “微臣无能,伏请皇上治罪!”

  “算了!”李重盛朝沈环挥了挥手,命他起身,脸上神色缓了一缓,温言道:“这也不能全然怪你,朕对你确是严苛了一些。此案牵连甚广,每一夜都有流民曝尸于街巷,巡城的人马除了你青衣卫之外,还有禁军、京兆府的人,要想严密封锁消息也非易事。”

  “谢皇上体恤,微臣惭愧无地!”沈环站起身,脸上神色,既惶恐不安,又感激不尽。

  “不过……”李重盛话锋一转,又道:“此案也不能总这么拖着!我大乾京城,总有无辜平民离奇死去,这作案的元凶却一直未能查明,长此下去,如何得了?”

  “皇上责备的是!微臣办事不力,未能替皇上分忧,实实惶恐!”

  李重盛摆了摆手,叫沈环毋庸多言,自己接着言道:

  “先前,人人皆以为那只为祸长安城的妖物,乃是猫妖。如今看来,猫妖虽以‘和合之术’魅惑男子,摄取精元,然极少伤人性命,而那些面目焦黑的死尸,个个均死状凄惨、浑身精血尽被吸干,与猫妖魅惑之术全然不同,可见之前你们全都错将猫妖当作了元凶,而真正祸乱京城的妖物,此时尚不知潜藏于哪个角落?”

  沈环脸上不禁浮现一丝悲悯苦痛之色,然只是一闪而过,他随即附和道:

  “皇上说得极是!微臣亦觉得,那只为祟长安的妖物,并非猫妖,而真正的元凶,此时尚逍遥于法外!”

  “沈卿……”李重盛意味深长地看了沈环一眼,道:“这一个月来,你们难道只知处理死尸,对于此案真正之元凶,竟半点不能察觉?”

  沈环低下头:“微臣惭愧!这一个月来,微臣带人查遍了长安城各个角落,还是未能查到那妖物丝毫踪迹。”

  李重盛站起身,绕着御榻走了几步,又走下丹陛,到了沈环近前。皇帝俯身盯着沈环的脸,一字一句说道:

  “朕不要你觉着惭愧,朕要你想法子来破案!”

  沈环慌忙躬身施礼:“微臣办案不力,行事拖延,令皇上忧心,令百姓不安,微臣有罪!微臣定当竭尽全力,早日侦破此案!”

  “嗯……”李重盛点了点头,又回到御榻前落座,问道:

  “你可知晓,昨日在长安城南的一处废弃土地庙内,又出了一件耸人听闻的命案?”

  沈环忙回道:“回皇上,今日一早,京兆府的人就已知会我青衣卫,说城南土地庙内有十四人被杀,只是微臣派人赶到那间破庙时,里面的尸体都已被长安县的衙役移走,就连破庙内的血迹都已打扫干净。微臣听属下禀报,说是京兆府与长安县,都是奉赵王殿下之令,已将那些死者尽数收敛,并择日好生安葬,是以微臣并未见到那些死者尸身。”

  “嗯!义儿果然是一副菩萨心肠!”李重盛听得频频点头:“在义儿心中,这些人无分贵贱,皆是生灵,是以死后皆当好生安葬,务必令死者安息!只是……”皇帝又看了沈环一眼,目光中带着责备,道:“这十四个男男女女,皆是我大乾百姓,却一夜惨死,死状又极其凄惨,竟连体内鲜血都被妖物吸干,沈卿啊!你身为青衣卫都督,身系一城之安危,可是朕最信得过之人!朕将这京城治安交由你沈卿打理,你怎可见着那些妖物一日一日残害我大乾生灵,却忍心坐视不顾?!”

  沈环听得额头上汗液涔涔,忙又跪倒在地,惶急道:

  “微臣知罪!微臣惭愧无地!”

  “罢了,你且起来!”

  “微臣怠忽职守,查案迟延,请皇上重重责罚!”沈环依旧跪在地上,磕头于地,声音中更是带着无比的愧疚与自责。

  “责罚就先免了,不过,朕只给你一月之期,过得一月,京城里若再现‘黑面焦尸’,朕决不轻饶!”

  “微臣领旨!”

  沈环叩首领命之后,站起身,正待行礼告辞,却忽闻李重盛换了一种口吻,又道:

  “沈卿,朕尚有一问!”

  “皇上!”沈环抬头看着皇帝,面露疑惑。

  “朕记得……”李重盛起身,再一次踱到了沈环的面前,打量着沈环周身,漫不经心地言道:“朕初次见你之时,你年纪大约二十……?”

  “二十有四!”沈环抢着言道:“那一年,皇上钦点微臣为北司百户,皇上知遇之恩,微臣没齿难忘!”

  “是啊!”李重盛抬头,遥望远方,思绪仿佛再一次回到了从前:“你那一年入北安平司为首席百户,青衣卫中人多有不服者,然不过旬月之间,一个个便都已无话可说。你那时也算是我大乾最为年轻的一个百户了!朕那时见你,年纪虽轻,但本领不俗,更为难得的是一身胆色、忠心耿耿。那时候,朕就信你,来日必能干出一番成就!”

  “皇上谬赞!微臣愧不敢当!”

  “这一晃,已经二十年了,现如今,朕也已垂垂老矣!”李重盛忽而叹了一声,神情中仿佛带着伤感,就如一位已过迟暮之年的老者,正在追忆那些似水年华。

  “皇上春秋鼎盛,如今正是茂年,哪里有半点显老?”沈环向皇帝躬身拱手,客气道。

  李重盛却突然话锋一转,双眼直直地逼视沈环,一道锐利而深沉的目光,仿佛要洞穿沈环的双眸:

  “不过,朕见你却一点儿都不显老,这二十年的光阴,如何沈卿的容颜,竟无丝毫变化,这是为何?”

  沈环闻听此言,心下顿时一惊,直到此刻,他才知皇帝绕了这么大一圈,关键之问却已埋伏在最后,他慌忙答道:

  “皇上,微臣少年时,容貌就有些显老,常言道,‘少年老成者,老而不老!’说的便是微臣这种人吧!”

  “哦……是么?”

  “咳!微臣哪里不老啊,皇上请看,微臣这鬓边的白发……”沈环也叹了一叹,俯下身,又仰起头,将自己的额头凑到了李重盛的近前,那里果然生有几缕白发,若非凑到跟前细看,委实是看不出来。

  “嗯……”李重盛点了点头,神情中似带着一丝满意:“看来,沈卿也老啦!你说得对,‘少年老成者老而不老!’朕记得那时的你,果然也是这么一副容貌,委实也不象是才二十余岁的青年……”

  “皇上!”沈环忙拱手道:“微臣今年虽已四十有四,然微臣尚有一股子气力,可以为皇上分忧,微臣有生之年,甘愿供皇上驱策!皇上但有所命,微臣定然万死不辞!”

  “好好好……”皇帝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之后,才挥了挥手:“你去吧!”

  “微臣告退!”

  沈环躬身行了一礼之后,随即退出殿外,直到他走出了紫宸殿之外,走到含元殿外的步道上,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他蓦地惊觉,自己后背的衣衫已然汗透……

  伫立于大殿蟠龙柱下的李重盛,却望着沈环离去的方向,心中兀自沉思了良久。

  “高良士!”李重盛忽然招手唤道。

  “老奴在!”内廷大总管高良士身如鬼魅一般,倏然在殿内现身,俯首行礼道。

  “你去准备一下,朕要与你微服出宫一趟!”

  “万岁爷,咱们去哪儿?”

  李重盛抬眼,一双深邃的眸子遥望前方,那里是皇城之南的方向。

  “崇仁坊内,天音酒楼!”

  “天音酒楼?眼下已近酉时,万岁爷是想去那里用膳么?”高良士小心翼翼地问道。

  “嗯,也好!”李重盛点了点头,笑道:

  “今日咱们这一顿晚膳,便着落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