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玄幻魔法 > 吾命不由天 > 第310章 危机降临

第310章 危机降临

小说:吾命不由天作者:陀尊字数:1062605更新时间 : 2021-04-23 05:34
  确定真幽冥鉴后,黑袍魔修耳中顿时充斥各种传音,压根无法分辨传音者。

  黑袍魔修因此运出念力,将所有传音隔绝在外,扬声道:“传音过于杂乱,请有意交易的道友,先举手示意,便于老夫答复。”

  顿时之间,现场有二十来位修士举手,古玄来回扫视一眼,对此并不意外。

  台上的拍卖使道:“那就从第二排道友开始,两两传音,同排从左往右轮流。”

  现场修士并无异议,第二排举手的两位修士,连忙朝黑袍魔修传音。

  黑袍魔修听完,再回传几句,就面露满意之色,伸手示意:“有请这位道友上台。”

  黑袍魔修所指之人,正是刚拿出幽冥鉴,那位惊呼出声的黑衣老妪。

  现场修士都以为,黑袍魔修会与所有意向修士交流后,再择优选取,没想到这般果决决定,毫不拖泥带水。

  一位脸戴枯叶形面具的白袍男修,面露冷笑,大声质疑:“道友如此草率决定,莫非有何猫腻不成?”

  黑袍魔修正色道:“黑衣道友提供的丹药,或许并非最有价值,却是老夫梦寐以求之物,与主修功法相契合。老夫若要获取最大利益,大可将幽冥鉴拿来拍卖。”

  白袍男修闻言,只轻哼一声,倒不再多言,其他修士都保持沉默。

  黑衣老妪见状,这才慢悠悠上台,从大袖中取出一个小玉瓶,放在玉案上。

  黑袍魔修连忙挥动大袖,闪出一面黑色光罩,将台面两人和玉案一起笼罩。

  王莽传来神念:“台上两人在逢场做戏。”

  古玄暗道:“黑袍男修方才的解释合情合理,前辈莫非有其它发现?”

  王莽解惑:“老夫之前探出暗念力,观察其他修士,发现黑袍男修和黑衣女修在传音交流,两人多半相识。”

  古玄举一反三:“看来黑衣女修刚才惊叫出声,是故意为之。拍卖使两次出声,看似维护秩序,实则有帮助黑袍男修的嫌疑。”

  台上的黑色光罩一闪而逝,黑袍魔修和黑衣老妪面无表情,各自返回座位。

  刚刚出声质疑的白袍男修,连忙上台,取出一颗头颅大小的灰蛋,放在玉案上,意有所指道:“本人的宝物光明磊落,经得起推敲。此为铁翅鹰蛋,交换上品灵石,至少要两块,差价另补。”

  铁翅鹰仅是寻常禽妖,进阶潜力为三品高阶,相比之下,上品灵石珍贵得多,因而现场都无人出声。

  白袍男修并未丧气,神态自若地收起铁翅鹰蛋:“既然如此,有请下一位道友。”

  ……

  一位位交易修士接连上台,由于临近暗雾森林,不少交易物都与妖类有关,有别于古玄参与过的交换会。

  第七位上台的修士,是一名身着白衣,体态曼妙,戴云朵形面具的女子。

  就见她掏出一个伏生袋,往上抛起,念力再一催,一口巨大铁笼就从伏生袋口掉出,落在台面上。

  笼中禁锢着一只模样似雕,身长近丈的灰色禽妖,正是胡迪有意交易的疾影雕。

  此雕三品中阶修为,体表贴着一张封灵符,躺在笼中,双目紧闭,一动不动。

  现场修士见状,或运出念力,仔细探视疾影雕,或窃窃私语,或无动于衷。

  杨琨连忙传音:“疾影雕已出现,能否如愿交易,还要看胡道友的手段。”

  胡迪含笑传音:“在下自当尽力而为。”

  一位劲装大汉眯着双眼,出声质疑:“阁下提前透露疾影雕,不知用意何在?”

  “这位道友,何必明知故问呐?”白衣女子望向劲装大汉,微微一笑,“众所周知,疾影雕飞速傲天下,待其进阶三品高阶,能与法力境的光遁相媲美,但本性高傲,除非自愿跟随,否则难以驯服,若强行认主,甚至宁死不从,甭提如意驱使。”

  说到此处,白衣女子忽然催动念力,疾影雕体表的封灵符骤然化为一道五彩流光,转眼就一闪而逝。

  疾影雕睁开双目,环视一圈,立即露出凶光,双翅狠狠一动,想要逃走,可被铁笼所困,双翼都无法撑开。

  疾影雕大怒,双翅猛然张合,连连拍在铁栏上,铁笼不断在台面移动。

  白衣女子连忙拂动大袖,一张封灵符从中飞出,表面灵光闪烁,贴于疾影雕身上,

  疾影雕浑身一顿,双目缓缓闭上,随即轰然躺下,台面都随之一震。

  “以在下罡力境中期的修为,能活捉此雕,多少有些侥幸,曾出手驯服多次,可都无济于事,无奈之下,只好忍痛割爱,拿来交易。”

  白衣女子稍微停顿,清丽的眸光环扫全场。

  “之所以透露风声,无非想获取更大报酬,哪位道友最有诚意,就与之交易。”

  话音方落,就有三位意向修士,朝白衣女子传音。

  白衣女子仔细听完,才逐个与意向修士传音交流,但都没能达成交易。

  见到白衣女子默默等待,看似不动声色,眼底却有些失望,胡迪这才缓缓传音。

  白衣女子听完,不禁面露喜色,朝胡迪嫣然一笑:“有请道友上台。”

  待胡迪长身而起,踱步走来,白衣女子就催动念力,悬浮空中的伏生袋发出一股吸力,将铁笼吸入其中。

  胡迪走到台面,连忙拂动大袖,闪出一面金色光罩,将他们和疾影雕笼住。

  现场修士只等待少顷,金色光罩就一闪而逝,疾影雕不见踪影,胡迪和白衣女子各自返回座位。

  下一位交易修士见状,连忙起身上台,与胡迪和白衣女子错身而过。

  胡迪刚坐下,古玄就饶有兴致地传音:“白衣女修这般喜悦,想来胡兄下了重本。”

  胡迪呵呵一笑:“一套五品攻击法阵而已,连伏生袋一同交换。”

  古玄点下头:“对方并不吃亏,胡兄如愿以偿,也算不虚此行。”

  ……

  整场交换会只持续一个时辰,就没有交易修士上台。

  除了初始的幽冥鉴,再无其它异常,令王莽诧异不已,古玄也摸不着头脑。

  拍卖使一站而起,走到案台前,娇媚出声:“交换会到此结束,感谢诸位道友参与,下次交换会不定期举行,妾身这就送诸位离开。”

  拍卖使说完,就掐出一道指诀,点向圆台,霎时间,现场座位都灵光闪烁。

  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后,所有交易修士消失不见。

  望着空荡荡的拍卖场,拍卖使的面色骤然转冷,哪有半分妩媚之意。

  单手再掐一诀,点向圆台,随着一团五彩光旋闪出,拍卖使也传送离开。

  ……

  地表茅屋外间,青袍男子依然坐着,若有所思。

  红裙少妇走到青袍男子面前,直接坐在木案上,双脚来回晃动,神色冷漠。

  青袍男子瞟向红裙少妇,柔声问:“怎么样?”

  “紫衣女修和玄袍男修始终无动于衷,照我的观察,他们八成都是法力境。”红裙少妇声音不悦,“交易幽冥鉴时,有位白袍男修着实可恶,当场出声质疑,话语含沙射影,似乎知晓实情。”

  “尽快查清那人身份,此事不能出现纰漏。”青袍男子转而慰藉,“此番谋划搁浅,咱们另寻机会,不用急于一时,正如血煞老魔所言,南洋境迟早会大乱。”

  ……

  茅屋上方的虚空中,突然轰轰作响,一团团五彩灵光闪烁而出,蔚为壮观。

  随着五彩灵光消失,一名名交易修士现身而出。

  古玄一催罡力,背上顿时闪现出两对蓝色罡翅,当空悬停,目光四处扫视,很快找到黑衣老妪。

  此老妪在交换会如愿获得幽冥鉴,不免成为众矢之的,不少修士的目光,都投到她身上,企图伺机抢夺。

  黑衣老妪见状,不禁阴阴一笑,连忙催动念力,头顶的发簪骤然闪烁出耀眼灰光。

  当灰光裹住黑衣老妪全身,整个人当空消失。

  王莽连忙探出暗念力,缓缓道:“黑衣老妪的隐形可防念力查探,老夫的念力倒能看破,但不建议你追踪,当心那位紫衣女修。”

  古玄略一思量,连忙望向侧前方虚空的一名女修。

  此女凌空而立,一身紫衣,脸上虽戴着山峰形态的银色面具,却气质出尘。

  之前的拍卖会,由于接引使的异常,不仅王莽上心,古玄同样在留意现场修士。

  经王莽暗中观察,紫衣女子的体形、修为和罡力属性,都和余姬一样。

  古玄真正忌惮的,自然是余姬背后的法相分神。

  似乎感受到古玄的目光,紫衣女子突然传音:“既然孤熵道友够警觉,本尊就省得多费唇舌。识相的话,就随本尊走一趟,否则后果自负!”

  响在古玄耳中的,正是余姬的声音,而对方自称本尊,明显是法相分神。

  绕是古玄有所提防,心里也不禁涌起惊涛骇浪。

  王莽郑重道:“显然在交换会之前,余姬就被法相分神寄舍。如此形势下,你只能照做,再见机行事。”

  古玄恭敬传音:“在下斗胆一问,胡兄是否同行?”

  紫衣女子不紧不慢地传音:“本尊只想和你聊聊,胡迪无关紧要,你若不放心,可叫他尾随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