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看乐子

第四百六十六章 看乐子

小说:国潮1980作者:镶黄旗字数:1570808更新时间 : 2021-04-24 04:33
  二百五!

  仿膳这顿饭,每个人一个傻数儿的价位,好像给大家全吃傻了。

  以至于大家聚坐于斋宫的咖啡厅里,该谈心得体会,讨论选址实务的时候。

  在座的几位,不是看着桌上的茶杯发呆,就是端起茶杯来吹沫,要么就是皱着眉头吞云吐雾,就没一个人出声的,个个矜持得很。

  这情景真的太有意思了!

  要说句实话吧,其实见识了听鹂馆和仿膳中的种种新奇后,他们都有一肚子话想说。

  可问题是,无论谁都怕灭自己的威风,长旁人的志气,都不愿意轻易开口,当这个扰乱军心的人。

  自然也就都揣着明白装糊涂,各自念上这低头斋了。

  不过这样重要的会谈,显然不能如此一直沉寂下去。

  一般情况,是要按照年纪和职务的顺序来发言的。

  1980年三月中,一个新鲜清冷的凌晨。

  因为还不到五点,天儿还是黑的。

  房檐及树枝上落着一层薄薄的霜,霜在月光中闪烁着晶莹的光。

  扇儿胡同2号院里也是冷冷清清的,各家各户的窗户无不拉着窗帘。

  只能偶尔听见各家门户里人们熟睡的鼾声儿,和院里各家小厨房闹耗子的动静。

  但在这样静寂的时刻,宁卫民却已经醒来了。

  他迫不及待,逃离了温暖的被窝儿,淅淅索索地穿上了衣服。

  说来有点郁闷,今儿个,他竟然是被自己的蔫儿屁给臭醒的。

  这大概就是昨儿个晚上葱蘸酱、臭豆腐抹窝头,还有椒盐炒黄豆吃多了,所产生的副作用。

  没办法,说到吃嘛,本质就是香香嘴,臭臭屁股的味儿事儿。

  何况还想着省钱。

  毛八七就能让嘴过瘾的吃食,生理上不就得付出一定代价吗?

  要不然,这顿饭,又怎么会叫“穷人乐”呢?

  起床后,宁卫民摸着黑在屋里的尿盆里放过了水。

  又蹑手蹑脚的走到外屋里,用水舀子给洗脸盆打水,洗了脸,刷了牙。

  再把火炉子里的煤填上,把一壶水给坐上。

  之后,才拎上墙角里那个印着“京城”两个大字和“京城火车站”图案的帆布行李包,拉开了外屋门的插销。

  只是尽管他万般小心,饶是他已经无比熟悉屋里的环境,绝没有发出什么任何不应该的声音。

  可惜那岁数比宁卫民还大的外屋门,却是老眉咔哧眼的玩意了。

  只听“滋扭”一声,还是把康术德的咳嗽声给招出来了。

  这就证明,老爷子已经被吵醒了。

  果不其然,外屋床上传来了一声询问。

  “卫民,这就走啊?”

  “老爷子,踏实睡您的,我这就把门给您带上。”

  “今儿怎么这么早啊?怕还不到钟点儿吧?”

  “是起猛了点儿。不过也没早几分钟。这就五点一刻了。”

  “行吧,那你早去早回。早点可千万得吃好喽,人是铁,饭是钢,别凑合……”

  “哎,我亏不着自己,您就放心吧。”

  “还有,记着,你跟那些人打交道,吃点亏无妨,斤斤计较发不了财。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别年轻气盛……”

  “知道了。您就放心吧,我不傻……”

  随着脚步迈出,门轻轻掩上,宁卫民拎着大包儿,终于走出了小屋。

  跟着绕着出了院门,来到了扇儿胡同里。

  此时此刻,狭长的胡同儿里空空荡荡。

  不但没有任何的行人,就连叽叽喳喳的麻雀都没有。

  而嘴里呼着白气的宁卫民走在寒冷的小风里,兜紧了头上的棉帽子,心里却是无比熨帖。

  不为别的,那非亲非故叮嘱他的老头儿,嘴上虽然絮叨,可话真暖心啊。

  有这么一个真心惦念自己的人,真好。

  是的,他不是宁卫民本人。

  这个躯壳是莫名其妙被他占据的。

  事实上,他不过是因为在2020年春节的头两天,在家喝高了,睡了一觉。

  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到了这个年代,换成了这个身份。

  要从这个时空的角度出发,真正的他,其实这会儿还没生出来呢。

  还得等到1986年,襁褓中的他才会被他狠心父母遗弃在福利院门口。

  所以说起来,他和真正的宁卫民之间首先能确定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没有亲人,全是孤儿。

  因此,既来之则安之。

  他为什么会穿越,本名又叫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已经身在这里了。

  从煤气中毒的状态里醒来的一刻起,他就取而代之,成了宁卫民。

  拥有了一条全新的,充满了无数机会的,人生之路。

  而这,也就是他肯去卖血,救康术德的根本原因。

  想想看,八十年代是个什么样的年代啊?

  那就像“八一电影制片厂”的片头一样,散发着红底金字儿的万丈光芒!

  那是百废待兴,我国由弱转强的起点,是改革屡创奇迹的最好年代。

  伴随我国从无到有,经济腾飞扑面而来的,是数不清可以赚大钱的机会。

  甚至无论是任何投资品种,现在都处于历史大底。

  那么毫无疑问,任何人身处他的位置。

  如果未来不打算去争一争全球首富的宝座,也必定会去尝试超越“二马”的成就。

  即使是再没出息,缺少理想和抱负的人。

  也能轻而易举的坐享荣华富贵,过上左拥右抱、前呼后拥的好日子啊。

  因此把他从这个年代唤醒的康术德,等于是把一张没填写数字的时空大彩票塞在了他手里。

  这是给了他成为富一代机会啊。

  当然会让他视为自己的贵人,宛如再生父母。

  再说了,就连从蛋壳里孵出的小鸡小鸭,都会把第一眼看见的活物,当成可以依赖的对象。

  而他一醒来,就看着这位老人家,给他喷水、扇风、擦脸的。

  甚至让他一度误以为,这老头儿就是他占据的这个躯壳真正的亲人呢。

  他又怎么能对老爷子不心生好感?

  虽然等他逐渐搞清了自己的状况,发现康术德实际上是和自己争夺这两家小房的对手。

  可这无疑,更让他充满感动和信任感。

  没的说,这老爷子,确实心善啊。

  绝不是为了一个利益,没有底线,丧失了良知的人。

  而且除了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最后还有关键的一点。

  其实对他而言,作为打小鼓的前辈,康术德本身就值得他敬仰和尊重。

  因为从未来穿越到这个年代之前,他也是靠文玩古董吃饭的。

  干的是回收当票代赎典当行抵押物的义务,和从网络上倒腾纪念币和邮票什么的。

  没事就得跑典当行、拍卖会和马甸邮币卡市场。天天都得和各种收藏品打交道。

  自然而然,像“马老师”那样的家喻户晓的收藏大家就是他真心崇拜的偶像。

  而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康术德是真人不露相。

  肚子里全是真玩意,一点不比马老师差。

  春节没事,只随便唠闲篇儿似的说上几句,就足以让他五体投地了。

  那他岂能再为点蝇头小利去跟老爷子叫板哪?

  他要真跟过去的宁卫民似的不开眼,那不成了傻波依了吗

  别看这两间小房位于京城核心地带,日后能值个几百万。

  可与康术德的个人价值相比,那就屁也不顶了。

  因此综合以上的种种理由,对于康术德,除了承情和感谢,他满心都是得遇高人的喜悦。

  对老爷子的那份敬仰和崇拜,全都是发乎真心的

  如此,他才能跟这位老爷子真正的把关系捋顺,越处越投缘。

  否则光靠卖血这一出,顶多也就算两不相欠罢了。

  事后这一老一少或许能保持相当的客气、礼让,但绝不能把他们俩人关系给拉近到这一步的。

  总之,作为一个知道后四十年世界大势以及国内将会如何翻天覆地大变样的灵魂。

  他的核心利益早就不受眼前的前门楼子的限制了。

  一点不夸张的说,自打他确定了自己穿越的真实性,每天做梦都能乐出声儿来。

  PS:这本书从开始写,就有人轻率的胡喷。

  有人质疑宁卫民母亲死于交通事故,疑宁卫民父亲烟酒过度而死失实。

  有人对买猴票表示质疑,以为猴票不能快速变现,买了不卖,是无意义的。

  有人说物以稀为贵,猴票攒多了,反而会便宜

  还有人说应快进快出,买古董,买四合院,不一而足,总之认为靠猴票发家不可能。

  脑子里这么想的人,其实他们本身思维里就只有其他重生文里的套路了。

  就好像世界只有一种可能似的。就好像物以稀为贵的常识,别人不知道似的。

  也是这些人,连过去有马车,有牲口,有山路,有大解放卡车都不清楚。他们的脑子造成车祸就是一种可能性。

  也是这些人,连过去八分钱,一毛,一毛三的白酒都不知道,几分钱的蜜蜂烟和大公烟都不知道。更不清楚越是卖力气的底层人越喜欢烟酒麻醉自己。不清楚连旧社会的车夫,有点钱都是花在烟酒上了,连嘬铁钉子都是可以下酒的。

  也是这些人,连猴票有多少倍涨幅也没有算过,连哪一年允许私房买卖,什么时候才有购买旧货的渠道,什么时候个体户才能从事单纯的小商品买卖,何时能开办私人公司,都不清楚。

  否则他们是不会表达出这样的意见的。

  他们对旧时光的理解,恐怕只限于他们自己的想象。

  他们所认可的过去,也恐怕只是他们愿意相信的一部分。

  我本来懒得理会,只是觉得这种刻舟求剑的逻辑实在有些好笑。但为了真心看书的朋友减少点无效评论,还是返回来在开篇顺便说上两句吧。

  第一,主角前世是干什么的?主角未来要干什么?书里早都有提示。

  别的重生文猴票没用,不代表这本书也一样。你没见过卖猴票的,我就让你见见。

  本文猴票是利器。以后剧情中必要的道具,不但会有买卖,而且起到的作用会超出所有人想象。

  第二,收藏是要讲性价比的,收藏是讲顺序的,而且要讲法制和客观条件。

  简单说,老东西是都便宜,可相互比较,还是有贵贱,潜力和保存条件也不一样。

  闭眼就买,什么都出手的,太傻,肯定会有取舍。

  这个问题到此为止,以后不会再提。

  看过我旧作的读者应该大致知道。

  我写书是根据真实历史客观出发的,是有真实资料支持的。

  我的主角到什么时候,才会办什么事。

  我笔下的年代和社会,既非空想出的旧时光。也不是千篇一律只有一种可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