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可不可以只温柔 > 15.听话

15.听话

小说:可不可以只温柔作者:挖坑必甜字数:98797更新时间 : 2020-02-14 13:50
    国庆放假前的周日,刚好有一场国外建筑学者的讲座。

    讲座晚上七点开始,六点半刚过,会场里就坐了很多人了。

    书柔整个寝室来得晚,大家坐在中间偏前面的地方。

    徐欢把座位前的折叠桌板翻下来,趴上去打了个哈欠:“不行,我要先眯一会儿。”

    她昨晚忙着二改设计作业,跟蒸汽朋克斗智斗勇好几个小时,最后踩着宿管锁门的点进了寝室大楼。

    后来又开台灯熬了小半宿,总算是勉强弄完。

    这会儿觉得整个人就剩一口仙气吊着。

    书柔点点头:“你睡吧。”

    周围的人三三两两地聊着天,思倩问:“书柔你别墅作业开始做了吗?”

    书柔摇头:“还没有。”

    这是林教授前几天布置下来的设计。一个半月之后交。

    时间不算充裕,书柔准备这个双休开始。

    “听说这次做完,下一次就可以电脑出图了,好开心呀。”钱子秋在边上道。

    “你太天真了,那些七七八八的软件才让人头疼。”思倩说,“到时候对着电脑,眼睛脖子没一个舒服的,又有你好受。”

    徐欢在这时候诈尸:“我听说,唐同学高中的时候就开始连grasshopper电池图了…我现在cad都拉不熟…”

    思倩的语气有点奇怪:“欢欢,你对唐以衡那么感兴趣,不会是喜欢他吧?”

    “喜欢啊,我这是对偶像的崇拜。”徐欢就不喜欢思倩这样遮遮掩掩的,索性坐直了身体道,“又帅又厉害的人谁不喜欢,我们系哪个女生对他没好感啊?这是正常女孩子都会有的想法嘛,是吧书柔?”

    冷不丁被点名,书柔小小地吓了一跳,投降道:“别拉上我。”

    讲座快要开始的时候,会场内灯光熄灭。

    大家自觉停止了闲聊,纷纷靠着椅背坐好。

    就在这时,身旁的翻转椅被谁拉下。

    书柔下意识地垂下视线,先是看到那人修长白皙的指节。手腕处戴了一块黑色的机械表。

    他的手漫不经心地搭在椅子上,往下一按。

    然后,有人坐下来。

    视线一点点往上,她看见他白色的衣摆,隐隐约约的,快要融化进身前的黑暗里。

    再上移…

    就正对上了他的视线。

    书柔看到他略微狭长的眼睛稍稍眯了下,似笑非笑的神情。

    就想起,校内论坛里有个帖子,仔细分析过唐以衡的长相。

    徐欢拿给书柔看过。具体的描述她已经记不清。

    印象最深的,是帖子里写,唐以衡之所以迷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有一双桃花眼。

    这种眼型极漂亮,常常撩人于无形。

    而唐以衡的眼睛又比一般的桃花眼更典型一些,眼皮很薄,内眼角深邃,眼尾细而略弯。

    就特别勾人。

    当时书柔看看也就过了。

    这会儿却突然冒出个念头…发帖人应该是拿唐以衡的照片放大了,一寸寸地研究过去。

    才会得出这么贴切的结论。

    他不开口,她也没主动讲话。

    气氛安安静静。

    光线浮动着,看得清空气里飘着细小的颗粒。

    这时候,主持人上台介绍,周围掌声不断。

    讲座很快开始。

    书柔专注地听,偶尔低头记录。

    中途,徐欢轻轻用笔的后端戳了下书柔的手臂,做口型问她:“什、么、情、况?”

    “……”

    书柔下意识地咬了下笔杆,摇摇头。

    她也不知道这算什么情况。

    -

    讲座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结束的时候,会场里的学生分为两拨。

    一群人对今天的学术探讨还有点想法,要上台去找老师单独交流。另一拨人收拾笔记本,准备回寝室或者回家。

    有人逆流而上,也有人呼朋引伴。

    安静的会场一下就炸开了。

    一路走出去都有人迎面过来,走道又狭窄,等书柔让过一个又一个的人,早就已经看不见几个室友了。

    没留神,笔记本还被挤掉在地上。

    她弯腰捡起来,拍了两下。

    早知道,应该留在座位上晚一点出来的。

    好不容易走出去,在门口却没有看到徐欢她们。

    会场在八楼,大多数人都在等电梯。挤挤挨挨的,人数还在不断增多。

    书柔低头在寝室群里发了个消息,说自己先走了。然后把手机放回帆布包,背好往安全通道那边走。

    同行的还有十几个系里的学生。

    也算热闹。

    安全通道连着的楼梯不宽,因为很少有人走,晚上也不会开灯。

    黑暗中,有人打开手机手电筒照明。

    明晃晃的灯光一下打过来,非常刺眼,有女生不满地叫了一声。

    对方立刻连声道歉,把手电筒对准了地面。

    光线一路下行,在雪白的墙上扫过晃动的影子。

    “好像鬼片啊,哈哈哈。”一片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里,有人嘿嘿笑着出声。

    “你快闭嘴啦…”

    “真的有点吓人。”

    “打死你。”

    “……”

    被这么一渲染,连书柔都觉得空气有点凉嗖嗖的,下意识地捏了捏手指。

    下了二楼,经过楼梯拐角,已经能看到安全门外面豁然开朗的光。

    书柔松了口气。抬脚准备下最后一级台阶,忽然觉得身后有人快步靠近,继而她的手腕被谁拽住,往楼下一带。

    她没防备,整个人一下被带偏了方向。

    楼梯间里光线更暗。

    她微微眯眼适应了下,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五官清晰明锐,细碎的黑发下,是一双形状漂亮的眼睛。他微微弯了腰盯着她看,带来一股若有若无的压迫感。

    对方身上,还游离着一点淡淡的,算不上陌生的气息。

    “唐…以衡?”她有点不确定地出声。

    对方淡淡地“嗯” 了一声。

    慢慢松开了她的手腕。

    书柔手指轻轻抚上去,蹭了一下。

    完全是下意识的反应。

    唐以衡垂眸,目光落在她细白的手腕上:“弄疼你了?”

    书柔摇摇头:“没有…”

    她只是,完全理解不了眼前的状况。

    还有人在陆陆续续地下楼。

    隔着不远处,楼梯传来闷闷的声响和微震。眼角余光可以看到,楼梯间外人影晃动。

    这里成了,既嘈杂又静谧的一角。

    书柔咽了口口水,心里充满着细小的鼓噪。

    过了两三秒,她听见对方声音微低地问:“刚才,怎么不跟我打招呼。”

    什么时候…

    书柔回想了下,有了眉目:“讲座?”

    唐以衡“嗯”了一声。

    以前怎么没见他这么斤斤计较…

    再说,他也没有打招呼呀。

    书柔捏了下手指,还没措好辞,对方又靠近了一点。

    距离太近,她几乎是立刻,就微微红了脸。

    “我发现,你好像喜欢装不认识我。”唐以衡似乎对这个距离毫无察觉,一字一句地说。

    书柔眨了下眼。

    所以…今天他是兴师问罪来的吗?

    好像,不太像他的性格。

    “我…没有呀。”书柔说。

    刚才她其实想打个招呼,只是他坐下的那一会儿,她脑袋里不知道在走什么神。

    错过了最佳的时间。

    好像就变得难以开口了。

    唐以衡眼皮微抬:“之前在食堂,你也说不认识我。”

    书柔:“…… ”

    原来他听到了。

    话说回来,他是有多记仇呀。

    当场不提,居然积攒在一起爆发。

    书柔觉得自己又刷新了对他的认识。

    “我那个时候,是担心又被缠着送情书。”书柔想了下,这也不算什么不可告人的理由,便如实道,“所以才说不认识。”

    “原来是这样,”唐以衡点了下头,漂亮的桃花眼微弯,表情似笑非笑,“我还当你是——当年给我递情书,现在却不认人了呢?”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

    他的声线微微压低,温柔中又带着轻微的蛊惑意味。

    狭小的一方天地,空气里暧昧横生。

    书柔陡然心跳加速,连指尖都在轻轻发颤。

    她抿了抿唇,先别过了视线:“不会的。”

    唐以衡:“嗯?”

    书柔刚才只是顺口否定了一句。这会儿费力地想了想,才接起两人之间的话茬。

    稍微定了下神,她说:“不会不认人的。”

    唐以衡嘴角轻勾:“那下次看到我,要记得叫我。”

    书柔“嗯”了一声。

    她其实没听得太清楚。

    思绪有点嘈杂。有点乱了。

    唐以衡凝视了她一会儿,慢慢退后一步。书柔稍稍松了口气,听见他问:“你是不是怕我?”

    几乎没怎么思考的,书柔点了下头。

    看到对面男生慢慢敛起笑容,她才反应过来。

    说错话了…

    他会不会生气。

    她咽了咽口水:“其实也不是…”

    认真地讲,应该不是害怕。

    更多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逃避情绪。

    “那是什么。”唐以衡耐心地等她的答案。

    书柔咽了口口水:“你靠近的时候,我不太适应。”

    她居然说出来了。

    沉默之下,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了彼此的身上。

    距离的确近,一个是故意为之,另一个正为这种距离而不安。

    连好看的眉都轻轻拧着。

    唐以衡微微眯起眼:“那你希望我离你远点?”

    “不是。”

    这什么跟什么呀。

    书柔轻顿了下,不知道这算不算在提要求,几不可闻地说:“就不要靠这么近…我会不习惯,有点紧张。”

    说完,心里忐忑不安。

    完全不知道话题为什么会跑到这个方向。

    又乱糟糟地想,兴许是唐以衡习惯了跟人这样说话。

    他眼神总让人觉得危险,也是眼型的缘故…

    跟他本人的意识无关。

    唐以衡一时没说话,她浅浅地吸了一口气。继而发现有根发丝落到睫毛上了。

    痒痒的,很不舒服。

    她却一时不敢妄动。

    过了半秒,书柔看到唐以衡微微凑近,长指轻抬,慢慢撩开她眼前的发丝,眸光深邃温柔。

    同时,淡淡的气流拂过耳畔——

    “可以啊,我听话。”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酷哥看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