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一晚定情:总裁老公太撩人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结婚进行曲(大结局)

第二百六十七章 结婚进行曲(大结局)

小说:一晚定情:总裁老公太撩人作者:白柔柔字数:582995更新时间 : 2020-02-14 14:17
    “你怎么知道……”余羽墨听到厉北爵的话,十分地震惊,猛地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厉北爵。

    “反正我就是知道了。”看到余羽墨十分惊讶的表情,然后,厉北爵得意洋洋地开口说道。

    看样子,厉北爵显然是不会告诉余羽墨事情的真相的,不过,过了一会儿,余羽墨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所以,羽墨小姐,现在你已经知道了这个男人,从头到尾,从内到外都属于你的时候,你是不是还想要离开他呢?”厉北爵微微低下了,看着比自己矮很多的余羽墨问道。

    “还是,你要和他一起长长久久,白首不相离呢?”厉北爵继续说着。厉北爵说话的时候,一边单膝下跪,对着余羽墨跪了下来。

    看到这一刻,余羽墨都惊呆了。余羽墨完全被眼前这个男人的动作给惊到了。所以,余羽墨没有看到房间里面的灯已经打开了。而自己和厉北爵的身边,集齐了自己和厉北爵的好朋友。

    白婉茹,叶飞,上官怡然,上官沐谦,许清逸……所有的朋友们都见证着两个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幕。

    “羽墨,你愣着干嘛呢?答不答应给个准信儿啊,人家厉家大少爷跪的都累了。”看到余羽墨久久没有回复自己,厉北爵没有着急,周围的看客们反倒,先着急了。一个娇俏的女声响了起来,这声音的主人,余羽墨十分熟悉。没错,就是上官怡然。

    不过,余羽墨转过去的时候,不止看到了上官怡然,还看到了上官怡然和一个高大挺拔,长相俊美,却十分清秀的男生牵着手。上官怡然在男人的怀里面,笑得很甜。

    上官怡然旁边的那个人呢,就是许清逸。也是因为许清逸和上官怡然的这一层关系。所以,厉北爵才知道了余羽墨肚子里面的那一颗小豆芽。

    过了一会儿,余羽墨看着上官怡然冲着自己挤眼睛。余羽墨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身边还跪着一个男人。不过,余羽墨转过头时,只看见男人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睛。

    “羽墨小姐,你愿意嫁给我为妻,做我的厉太太,做我孩子的母亲吗?”说着,厉北爵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枚钻戒。厉北爵举着这一颗明晃晃的钻戒,对着自己身前的余羽墨,真诚地问道。

    厉北爵安安静静地等着余羽墨的答案,周围的人也安静了下来,一起等待着余羽墨的答案。

    余羽墨看着单膝跪在自己身前的厉北爵,看了很久。久到厉北爵都有些紧张了,厉北爵觉得自己的手里面都开始出汗了。他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地紧张过。

    “我愿意……下一秒余羽墨就认真地看着厉北爵,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砰砰砰……”在余羽墨说出自己的答案的那一刻,周围忽然响起了很大的几个声响。然后,余羽墨就感觉自己被亮晶晶的东西给包围了。

    不过,厉北爵还是没有忘记帮余羽墨把她的戒指带戴上。并且,厉北爵把自己手里面的鲜花,递给了余羽墨。然后,一对准新人就站在原地,接受着来自各方的祝福。

    欢声,笑声,连成一片。

    ……

    三个月后,巴厘岛的某个五星级酒店里。

    “新娘子衣服穿好了吗?”穿着一套粉色长纱裙的上官怡然冲着里面的更衣间喊道。虽然上官怡然已经看到过余羽墨和厉北爵的婚纱照了。但是,上官怡然还是很期待看到今天的余羽墨。

    “好了好了,马上就出来了。”然后,上官怡然就听到里面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这个声音显然不是余羽墨的话。

    那人声音刚落,上官怡然就看到更衣间的门打开了。然后,上上官怡然就看到了更衣室里面的场景,余羽墨穿着一袭纯白曳地婚纱,面对着自己。

    “艹”看到余羽墨,上官怡然在心里面默默地爆了一句粗口。今天的余羽墨,真的真的好漂亮。上官怡然看着余羽墨,都想要结婚了。不过,上官怡然摸了摸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就笑了,反正自己的大日子也快了。

    “两位姑娘,你们还站在这里干嘛?咱们快点出去吧,新郎已经在催了……”然后,就有人进来催促余羽墨她们了。

    于是,一行人慌慌张张地把余羽墨给扶出去。所以,最悠闲的人,还是余羽墨。

    ……

    厉北爵站在牧师前面,等着自己的女孩儿出现在那一头,等了很久,余羽墨终于出现了。

    然后,厉北爵的目光就一直定格在余羽墨的身上。余羽墨挽着自己的父亲,在红毯上走着,余羽墨都能够感受到来自自己对面的那一道热切的目光。

    余羽墨微微地红了红脸颊,然后,余羽墨继续挽紧了自己的父亲的手臂,往前面走着。感受到厉北爵的目光,和余羽墨手上的动作,余羽墨的父亲知道这两个人是真的相爱。

    余羽墨的爸爸早就意识到自己对不起余羽墨,但是,他又一直拉不下面子去向女儿赔不是。

    老人家没有想到,两个年轻人居然会主动邀请自己牵着余羽墨走红毯。老人家只觉得,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地对待自己的女儿,难得她不计前嫌。

    很快,余羽墨就被自己的父亲带到了厉北爵的身边。厉北爵从余羽墨的父亲手里,郑重地接过了余羽墨的手。

    然后,两个人在正对着牧师,在牧师面前站定。

    “厉北爵先生,你愿意与余羽墨小姐结为夫妇。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将永远爱着她、珍惜她,对她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吗?”牧师对着厉北爵说道。

    “我愿意。”厉北爵坚定的声音响起。

    “余羽墨小姐,你愿意与厉北爵先生结为夫妇。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将永远爱着他、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永远远吗?”牧师转过头,对余羽墨说道。

    “我愿意。”余羽墨的声音也充满着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