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邪王溺宠:魔妃太嚣张 > 第461章 最终结局

第461章 最终结局

小说:邪王溺宠:魔妃太嚣张作者:眉妩字数:1307453更新时间 : 2020-02-14 15:41
    隐宗族长还想求情,寒却已不再理会他,走到了明凤舞身边。

    “回宫休息?”寒关切地看向明凤舞:“累了吧?”

    明凤舞现在身体的确很疲惫,但精神却还不错。她向寒摇了摇头,说道:“稍等一下,还有一点尾事没处理完。”

    “什么事?”话音刚落,寒顺着明凤舞的视线,看到远远站在另一端的明家夫妇,立即心中了然。

    两人在这件事上,可谓是同病相怜。他大概能猜出明凤舞想做什么,便向她微微颔首:“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

    他们说话间,明家夫妇也注意到了他们的视线,面上的表情,由讪然转为不安尴尬,频频向这边看来。

    注意到他们的目光,明凤舞心中哂笑,故意提高了声音,问道:“即使我要杀了他们?”

    寒毫不犹豫地答道:“那我帮你动手,我不会让你背上弑亲的罪名。”

    这一问一答,落在明家夫妇耳中,将他们吓得脸色青白,一副恨不得马上逃走的模样。

    欣赏够了他们受到惊吓的表情,明凤舞这才罢手:“别把我想得那么心狠手辣,没见有人都快吓傻了吗。”

    听到这话,明家夫妇才知道刚才所谓弑亲云云,都是吓唬他们的。长长松了一口气之余,心中却也多了几分期待:女儿吓唬了他们,也算是出过气了。那是不是代表,以往的恩怨就可以一笔勾销?毕竟,就算是做了错事,他们也是她的父母嘛,世上怎么能有子女不孝敬原谅父母呢?

    想到这里,明家夫妇转忧为喜,甚至提前开始盘算,等和女儿冰释前嫌后,该怎么讨要好处?

    女儿现在貌似是天启宗剑祖的弟子,天启宗原本的掌门已成废人,过不了几天,肯定要重新选出新的掌门。以女儿的身份地位,绝对有资格争上一争。若她当上掌门,那可真是享不尽的好处,连带着他们也能沾光。哪怕女儿没那个心思,他们也要撺掇女儿去争位!

    想像着将来成为八大派之首掌门父母的无上风光,明家夫妇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向往的笑容。

    看着他们算计精芒不断闪烁的眼睛,明凤舞心中暗暗冷笑一声。

    为什么总有白痴觉得,有血缘关系就是免死金牌?就因为占了个父母的名份,所以他们遗弃自己、刚才煽动自己引颈就戮乖乖任由曜君杀死,就可以一笔勾销?

    也许世上真有圣母会原谅这种人渣父母。但,那里面并不包括她明凤舞!

    迎着明家夫妇期盼又激动的眼神,明凤舞樱唇轻启,声音冰冷而充满压迫感:“你们搬到九杀林海去。今后我不想在大陆的其他任何地方看见你们,否则我不介意制造一场意外,取走你们的性命。”

    明家夫妇的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刚才幻想美好未来的满心欢喜得瑟,顿时尽数化成冰水,当头浇下,冰得他们整个人都懵了。

    过了片刻,女子才反应过来,颤声说道:“明凤舞——不,舞儿,你在说什么啊?我们是你的父母,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

    “我可以。”明凤舞用冷淡却不容置喙的口吻说道,“十五年的遗弃,再见时还劝我去死。做过这些事的你们,真以为能有善终?”

    她冰冷的话语,彻底打破了明氏夫妇的最后一分幻想。

    男人虚张声势地怒吼道:“君臣父子是天理伦常,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我们无论对你做了什么都是天经地义,你居然敢反抗?敢记恨?”

    女子也在旁边帮腔:“没错!我们要你死又如何?连你这条命都是我给的,我只不过是把它收回来而已。你敢反抗,就是你不孝!你该死!”

    明凤舞看着这对无耻到极点的父母,内心居然平静无比。

    这就是一对人渣,她没必要为之伤怀。

    她只要讨回自己应有的公道便是。

    一念及此,她淡淡说道:“随你们怎么说。但你们还是得去九杀林海。你们有两个选择:三天之内,活着到达那里;或者由我把你们的尸体扔进去喂妖兽。”

    她异样的平静,让明氏夫妇心中愈发不安,刚才怒吼乱嚷的气势,也不知不觉消失了。

    他们有种预感:这个被他们算计了太多次的女儿,说得出就做得到,并非只是危言耸听。

    九杀林海的大名,整个星云大陆无人不知。他们自然也十分了解。

    林海内妖兽众多,组队进去历练的修士,往往折损其中,不得生还。而他们两个当年拿了惊鸿公子的地阶秘籍和一万晶石后,并没有发奋修行,而是把时间都花在了吃喝玩乐上,修为并不高,连金丹境界都没达到,迄今只是道尊而已。

    一旦他们真的进了九杀林海,那可就只有给妖兽送菜的份了。

    不能去,绝对不能去!

    他们实力不及明凤舞,如果硬碰硬,绝非对手。但还可以拿孝字来大做文章,来压死她!只要大叫起来,一定会有人帮他们说话!

    打定主意,女子立即叫起冤来:“大家快来看啊,这个明凤舞,实在太狠心了!居然逼亲生父母去九杀林海送死,难道她不怕遭报应吗?”

    她声音尖锐,像用钢刀刮在金属板上,十分刺耳。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听到了她的尖声控诉,但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理睬。

    原因无他:大伙儿又不是瞎子,他们之前的狠毒行径,人人都看在眼中。纵是注重孝道的天启宗,也忍不住为明家夫妇的狠心而暗自皱眉,心疼明凤舞怎么遇上这么对极品父母。

    现在明凤舞找他们算账,大伙儿虽然不方便直接拍手叫好,心中却是喜闻乐见。支持都还来不及,又怎会帮明氏夫妇出头?

    见没人理会自己,女子一慌,和男子对视一眼,刚想学村妇一般坐到地上撒泼打滚,却听明凤舞又说道:“你们别丢人现眼了。所谓虎毒不食子,你们的所作所为,比禽兽还不如,也无怪乎会失道寡助,没有人愿意理睬。最后再说一次:我耐心有限,若你们再不滚去林海,我就要帮你们选择后一个选项了。”

    她口中的后一个选项,自然是指杀了他们。

    听到这毫不掩饰的威胁,明氏夫妇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事已至此,他们总算是认清了形势:明凤舞不只能力强,人缘也超乎他们的想像。就连动手惩罚不慈父母这种骇人听闻之事,在场那么多人,都愣是装没看见没听见,纵容她默许她。

    当一个人占尽天时地利,自身又能力超群,他们这种没人肯理睬的卑微者,还拿什么和她斗?

    想通这点,纵使心中再怎么不情愿,明氏夫妇也只得识时务地应承下来:“别、你别急,我们这就去……”

    虽然答应,他们心里却还存着几分侥幸:林海那么大,他们先装模作样地进去打个幌子,马上另找地方退出躲起来。想来明凤舞也找不到他们。

    见他们终于低头,明凤舞不再理会,转头看向银甲的妈妈:“我是在九杀林海遇上银甲的,想来你们龙族也住在那里吧?请你们传令妖兽,让它们盯好这对无耻的家伙,别让他们逃了。”

    “放心吧,明小姐。”银甲的妈妈大声承诺道,“你那么照顾我家银甲,这件小事,我一定帮你办妥!”

    闻言,不等明凤舞道谢,明氏夫妇已然双双瘫软在地。

    明凤舞实在是算无遗策,他们最后的小算盘也被看穿,再没有任何漏洞可以利用。

    同时,也不会有任何人愿意帮助他们,哪怕只是说几句话、劝一劝明凤舞。

    因为,他们以前实在做得太绝了。对别人做得太狠的人,有朝一日报应到来,是没有资格报怨的。

    处理完了明氏夫妇,明凤舞只觉得心中若有似无的几分郁结,彻底纡解。

    她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好人,却一直信奉一点:无论身份,无论地位,坏人就该得到报应,善人就该得到回报。世界太大,其他人、其他事她管不了,但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事情,一定要按自己的原则来处理。

    回到寒的身边,她带着心情通达的舒畅,嫣然一笑,说道:“现在可以回宫了。休息好之后,我们还有事做。”

    “嗯?还有什么事?”

    “去天启宗。”明凤舞说道:“审理紫阳时我必须在场。还有,从兽谷离开后,就再没有天剑的消息,多半是被紫阳监禁起来了,我们得找到他。”

    “听起来真麻烦。”寒嘀咕了一声,无奈道:“我说,什么时候我们才能不管这些俗事,无牵无挂,专心游赏大陆呢?”

    明凤舞好笑地安慰他:“快了快了,做完这些扫尾的事情,应该就没有其他事了。”

    她向来料事极准,**不离十。但这一次,却偏偏猜错了。

    数日之后,证据搜集完毕,剑祖等人也从秘室中,找到了被囚禁的天剑长老,做为紫阳真人的又一条罪证,加在了判词之中。

    但就在当众宣判完紫阳的罪状、将他凌迟谢罪之后,却出了状况。

    八大派之中的破霄派、千幻岛联手,同时分别进攻天启宗与华胥帝国。声称这一个门派、一个帝国,都与妖魔勾结,他们要拔乱反正,歼灭妖魔同党,伸张正义。

    寒分析,破霄派掌门之前唯紫阳真人马首是瞻,现在见紫阳倒台,怕新继位的掌门疏远他们、保不住八大派第二的位子,所以干脆先下手为强。便胡乱找了个借口,反攻天启宗,试图趁天启宗因紫阳真人一事、声名受损之际,打得天启宗元气大伤,好趁机上位。

    他们口中所谓的正义云云,只不过是师出有名的一个旗号罢了,用来掩盖自己私欲的遮羞布而已。

    不过,千幻岛搅进来的理由,寒还真猜不到。

    他原以为千幻岛是受到破霄派的鼓动,才参与所谓的讨伐。

    直到明凤舞告诉他,无色空境中、对曜君最是忠心耿耿的丹嫣,便是出生于千幻岛,后来拜入天启宗的雪嫣然,寒这才恍然大悟。

    丹嫣明显是听从曜君之命,转世到大陆,更名换姓加入天启宗,做为暗中打听明凤舞的一枚暗桩棋子。

    既是如此,她出身的千幻岛,很可能也像观星楼那样,早早被化名为惊鸿公子的曜君掌握了。

    现在曜君死去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听到风声的千幻岛想要替主人报仇,也是情理之中。

    没想到击败曜君之后,还有这么多事,急于和明凤舞二人世界的寒不禁仰天长叹,郁闷非常。

    遗憾的是,不管再怎么不情愿,他们都必须解决这些琐事。因为,除了他们之外,别人都没法搞定。

    于是,无奈之下,寒这个本想甩手不干的摄政王,只得重新回到华胥帝国,联合圣安国、永乐帝国派来增援的军队,迎战破霄派与千幻岛的弟子。

    明凤舞也留在了天启宗,指挥着殒月宫的人,协助剑祖,一起对抗两个门派的人。

    有他们二人指挥,又有其他门派、帝国襄助,这次风波很快便平息了。

    经过数次战斗,两个多月后,破霄派与千幻岛终是被击退。偃旗息鼓缩回了自家门派,似乎是打算赔罪认错了。

    见状,大获全胜的天启宗抓紧时间,办了一件被拖延许久的事:选立新掌门。

    在明凤舞看来,掌门人选无非那么几个:要么是最有资格的剑祖,要么是擅长打理事务的丹心长老,再不然就是七长老中人气最高的天剑长老。

    但在天启宗高层首次商议时,明凤舞惊讶地发现,大部分人的属意对象居然是她自己!

    “为什么?”明凤舞大惑不解:“论资历论辈份,我都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啊?”

    第一个提名她的剑祖说道:“你代表了奇迹和勇气。”

    “……啊?”明凤舞心说,这话怎么那么酸?

    丹心长老接道:“剑祖说得不错。明师叔,你拜入天启宗不过一年,还差一个月才满十六岁,但你如今却已是大宗师二级。这固然与你的前世、与你的天赋有关,但仍然是星元大陆有史以来的最大奇迹。天启宗因前代掌门之事,声誉受损,现在正需要一个奇迹来扭转旁人的印象,对我们改观。”

    明凤舞这才明白,原来丹心长老话说得那么酸,是事出有因。

    紫阳真人之事,虽然处理得雷厉风行,在得知真相的同时,剑祖立即废去他的修为,并宣布了对他的最终惩罚。

    但因为前期的悬赏事件、谴责事件闹得沸沸扬扬,再加上紫阳一次性杀死了近一千名散修,委实骇人听闻。所以,虽然大家都接受了处置结果,却仍对天启宗指指点点,非议多多。

    这种情况下,迅速树立一位公认正面形象的新掌门,扭转大众观感,无疑是明智之举。

    见明凤舞若有所思,丹心长老又说道:“而且,还有一点:明师叔,你是紫阳一事的受害者。请你出任掌门,也向旁人明确表示了我们宗门痛改前非的决心。”

    的确,紫阳最大的罪名,一是滥杀无辜,二是栽赃弟子,蒙骗了整个大陆的人。若让她这个被通缉者来做掌门,别人确实能直观地感受到天启宗的转变。

    因为有剑祖、有天剑等人,明凤舞对天启宗仍有好感,也愿意为宗门做点什么。

    只是,这掌门之位代表的不仅仅是形象考量,还代表了责任。明凤舞想像了一下自己耐着性子处理各种琐事的情形,就觉得自己没那个耐心。

    犹豫再三,她还是推辞道:“要不,你们再想想其他人选?天启宗那么多弟子,每天事情千头万绪,我根本处理不来。”

    “师叔不必担心。”丹心长老早有准备,笑眯眯地接道:“日常小事,交给我和天剑处理即可。师叔只要在重大事务上拿主意即可。我和天剑,都会协助好师叔的——你说对不对,天剑?”

    自从被救出监禁之处后,便很少开口说话的天剑被丹心点名,目光复杂地看了明凤舞片刻,才说道:“没错。”

    那天被掌门用法器铜钟抓住时,他便已经恢复了记忆,同时也记起了明凤舞与轩辕寒,早已订婚。

    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他还曾幻想自己也有机会,但记起他们的婚约后,却唯有彻底死心。

    尤其是被紫阳真人囚禁的这段日子,他冲不出囚笼,也无事可做,虽然理智告诉他这没有任何意义,但心中却仍是忍不住,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地去想与明师叔有关之事。

    每想一次,他心中就多一分绝望。像被一把无形的利刃反复刺中心脏,在同一个伤口来回摩擦,痛不欲生。

    紫阳受刑那天,惨叫连天。他听到一位观刑的女弟子不忍地说,紫阳的痛苦一定是前所未有的。他面无表情地想,那是因为你不知道心痛的滋味。

    肉身之痛,犹有尽时。心之痛楚,绵绵无期。

    紫阳被凌迟的是身体,他被凌迟的却是心脏。

    他知道,若是坦白心迹,以明凤舞的性格,一定会从此回避他,两人连朋友都做不成。

    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缄口不提。今后再见,至少还是朋友。

    当明凤舞和其他人一起找到囚禁之处,将他解救出来时,天剑便决定,以后尽量不再见明凤舞。以免自己心情激荡,说漏了嘴。

    谁知丹心私下找他商议掌门人选时,竟然开门见山,直接说明凤舞最合适。

    丹心列举了明凤舞接掌之后的种种好处,天剑表面听得认真,实际思绪却完全集中在了儿女私情上。

    想到日后和她朝夕共事的情形,天剑便觉得又是向往,又是痛苦。

    向往的是可以随时看到自己心爱之人。

    痛苦的是他绝无机会得到她。

    这种心情,堪称天堂与地狱同在。

    说完支持明凤舞的话语,天剑垂下双眸,暗暗决定,待接掌大典完毕之后,就申请像天算长老那样长驻宗门之外,减少回来的次数。

    明凤舞并不知道,天剑那简短的一个“是”字背后,包涵了这么多复杂的心思。

    见他也支持自己做掌门,明凤舞大为苦恼,不知该怎么推辞。

    见她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丹心长老连忙打了个圆场:“今天只是初议而已,不必正式做决定。明师叔若有顾虑,不妨私下和我讲一讲。今日的商议,不如便到此为止。”

    众人也看出了明凤舞的推辞之意,都很有眼色地齐声附合。于是,初次商议便结束了。

    众人三三两两散去之后,明凤舞见丹心还真摆出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向自己走来,连忙匆匆离开。

    她打定主意,不管丹心说什么,都坚决不接这掌门之位。省得有俗事牵绊,没法和寒好好游山玩水。

    但世事却往往出人意表。

    初议掌门的第二天,明凤舞还在找借口推脱丹心的提议,便接到了关于破霄派和千幻岛的新动向报告——

    原来,这两个门派退回去后,并不是想妥协,而是暗中又勾结了有上位野心的另外几个国家,倚仗国势,再度卷土重来!

    被它们游说勾结的,除了本身就民风不正、极端好战又极度无耻的玄裂国之外,还有六大帝国之中的两个帝国。

    有了这些国家襄助,破霄宗与千幻岛一扫之前兵败如山的颓势,声势浩大地再度出击!

    得到这个消息,丹心长老沉默片刻,对明凤舞正色说道:“我知道师叔并不稀罕这掌门之位。但破霄派和千幻岛联手数个国家的消息传出去后,定会动摇人心。危急关头,安定人心为第一要务。恳请师叔看在剑祖、看在往日的情份上,接受掌门之位,助天启宗度过此次难关。”

    这变数一来,纵是明凤舞再怎么不甘愿,也只有无可奈何地同意了。

    丹心说得没错。天启宗本就因紫阳之事声誉大损,现在又被门派和国家联手针对,若不尽快安抚人心,莫说力挽狂澜,说不定门派弟子自己就先惶惶恐恐地跑了。

    明凤舞迫于形势,接任掌门之位的同时,寒也同样迫不得已,继续留在了华胥帝国。

    破霄派和千幻岛卷土重打,攻击的目标名单之中,仍有华胥。

    当初为了寻找明凤舞,寒利用了华胥一把。现在危机来临,自然不便甩袖就走,还得留下收拾残局。

    由于又有国家加入,原本属于三个门派、一个帝国之间的战争,演变成了诸方势力的交战。用明凤舞的话来说,算是这个大陆上的第二次世界大战。至于第一次,则是划分了六大帝国、十二小国的那次战役。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人分头合纵连横,对付攻击的军队,再度忙得团团转。

    忙里偷闲小聚时,寒总要报怨:“早知这么麻烦,当初我们杀了曜君之后就该马上离开。现在谁也找不到我们,自然也就没有这么多麻烦事。”

    明凤舞开玩笑地说道:“你可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摄政王,如果让其他男人听见你这话,恐怕会想手撕了你。”

    “你不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掌门。可除了有史以来这四个听上去似乎很响亮的名头之外,这位位子给你带来什么好处没有?”

    明凤舞摇头:“没有。”

    “可不是。”寒没好气地把玩她的头发,抱怨道:“九龄和赤狐终于成亲了;既白终于等到了阿尺;就连欧阳青锋那小子,安慰着安慰着失恋的碧瑶女皇,都渐渐掳获了人家的芳心。可我们两人,居然连办一场订婚宴的时间都没有。”

    明凤舞道:“说到婚宴,你那个叫白狼的手下,还勾搭走了天启宗的洛月珠。昨天月珠告诉我,他们决定在战争结束后,立即成亲。”

    听出明凤舞话里有话,寒心跳突然加速:“你是想说……”

    “到时我们也直接成亲吧。”明凤舞说道:“打仗已经够累人了,不需要订婚宴和成亲宴轮流再来,免得二次麻烦。”

    话音刚落,明凤舞只觉身体一轻,不由低呼了一声,反手勾住了突然抱起自己的寒:“你就不能先打个招呼再抱?”

    “等不及了。”无数个亲吻,随着寒的话语一起落在她脸上,温柔之中,带着迫切,“本来还想和你商量一下公事,现在我完全没那个心思。不如我们先到榻上去,等……之后先来说说,婚宴该怎么办。”

    “急色鬼!”明凤舞笑着拧了一下他的腰。

    “伺候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寒一本正经地说着双关语,随即放下了床幔。

    类似的一幕,在今后的日子里不断重复。当两人终于在床榻上商议好婚宴流程时,已经是第三次了。

    此时,离第二次星元大陆大战已经过去了四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华胥帝国的国土不断扩大,玄裂国、破霄派、千幻岛……以及想浑水摸鱼的好几个国家,都在寒高超的指挥作战之下,兵败如山倒,最终归入华胥国土。

    从此以后,华胥帝国取代永乐帝国,成为大陆第一大国。

    碧瑶女皇觉得凭自己的才干,无法打理好这么庞大的国家,便不顾寒的推辞,坚决将皇位禅让于他。

    现在,寒不再是帝国的摄政王,而是名正言顺的王者。

    第一大国的王者要办的婚礼,自然十分盛大。那热闹的场面,真是说上十天十夜也说不完。

    但多年以后,大陆居民说起这场婚礼,最津津乐道的并非它的盛大奢华,而是拜天地之时,新郎新娘忽然双双离开,谁也找不到,更不知道他们为何突然离席这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而明凤舞一想起这事,就气不打一处来:“都怪你!搞得我带球成亲,婚礼当天还晕过去了!哼,罚你今天晚上自己带双胞胎!”

    寒顿时傻了眼:“老婆,不要扔下我啊。”

    不远处,两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偷看到这里,作大人状叹息道:“爸拔又惹麻麻生气了。”

    “今晚他肯定要去缠麻麻,不如,我们趁机离家出走?”

    “好主意!上次溜出宫只有一个时辰就被抓回来,太不过瘾了。”

    “我们去哪里呢?”

    “找小樱阿姨玩吧,她那里有好多好玩的妖兽。”

    “嘻嘻~”

    商量到这里,两个雪白可爱的小家伙立即往外跑去。

    可惜黄雀在后。没过多久,两只小团子消失的方向,便传来了寒讨好的声音:“老婆,你看,我一个人真看不住孩子,你今晚还是和我一起睡吧。”

    小团子们这才恍然大悟:“哎呀!又被爸拔骗了!他故意拿我们来做借口,真是坏爸拔!——麻麻,你不要理他,他是大坏蛋!”

    “你们闭嘴!”寒没好气地斥责。

    路过的宫女看着这热闹的一幕,掩口而笑。

    这一家四口,今天依旧都很开心呢。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酷哥看书,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