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当警察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恶人必须先告状

第一百五十九章 恶人必须先告状

小说:电影世界当警察作者:黑色语言字数:566631更新时间 : 2020-03-25 15:28
    闯入房间的是酒吧老板老李和一众酒保。

    “你们在干什么?!”老李目光在房间里一塌糊涂的陈设上一扫而过,表情几乎欲哭无泪。

    刘建明一松手,被扣住脚腕的汉斯两条小腿摔到了地上,啪嗒一声。

    汉斯连滚带爬的挪过去把几乎被打成狗的宋迈搀扶了起来。

    刘建明说道:“老板,这两个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他走到床上把一脸潮红而且呼吸还很急促的白鹭搂在怀里,一脸悲愤的说,“他们两个想要迷*我的女朋友。我才刚刚出酒吧买点东西,回来我女朋友就不见了……没想到却被他们两个……”

    刘建明的表情简直悲痛欲绝,港岛最佳男主角金像奖得主的天赋那真不是吹的。

    恶人必须得先告状。

    “吗的,你放什么狗屁?”宋迈鼻青脸肿的就想冲上来,他鼻梁上的近视眼镜仅剩一块破片了。

    刘建明立刻眼睛一瞪,搁下白鹭的软绵绵的躯体,把拳头一握,盯着宋迈说:“怎么,还想再较量较量?”

    汉斯连忙站到宋迈面前帮腔,瞪着牛眼跟刘建明比眼睛大小,“你小子混哪里的,有种撂下姓名。”

    “好啦!好啦!”酒吧老板老李连忙拉架,“各位,你们再闹下去,我可要报警了?”

    宋迈和汉斯两人哼了一声,态度有所收敛。

    宋迈翻着白眼盯着床上轻轻呻吟的女人不甘心的问刘建明说:“小子,你说她是你马子就是啊?你怎么证明啊?”

    “你要证明是么?”刘建明直接抱住白鹭,俯首就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白鹭却主动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松手。

    刘建明索性把她横抱在怀中抱下床,拿眼睛瞪着宋迈说:“这样的证明够不够?!还想再看吗?”

    “你……哼!”宋迈说不出话了。

    他的同伴汉斯也闭上了嘴巴。

    因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刘建明怀中的女人是认识他的,一点都不抗拒他,虽然那个女人有点神志不清,但是一个女人的态度是很容易辨认的。

    老李说道:“各位,你们可能有点误会,不如你们看在我的份上就这样算了,要不然我只能报警让你们都去警察局协商了。”

    刘建明说:“让开!我女朋友现在这种情况很危急,我要带她去看一下。”说完直接抱着白鹭撞开一众酒保跑了出去。

    房间里肇事者就剩下宋迈和汉斯两个人了。

    老李直接说道:“麻烦你们两位把房间里面的所有损失赔偿一下。”

    汉斯立刻炸了起来,咆哮道:“叫我们赔偿?这大多都是那小子搞坏的,你赖到我们头上。你要赔也要找他!”

    “但是主要责任在你们,是你们引起的。”老李一脸淡然的说,“你们不赔也行,我现在就报警让警方来处理……”

    “等!等等!”宋迈连忙制止,他小声的跟汉斯说,“还是算了吧,咱们大事要紧。现在跟条子掺和上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咱们接下来的计划……”

    “那咱们就这样算了?”汉斯一脸的不甘。

    宋迈阴恻恻的笑了,然后压低声音说,“只要这小子不马上离开泰国,等我们事情结束,老子带一个连的人把揪出来切碎丢进湄公河。”

    “嘿嘿,有道理有道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哈哈。”

    想明白以后,汉斯从身上摸出钱夹心不甘情不愿的付款赔偿了所有的损失。

    ……

    外面大街上黑漆漆的。

    刘建明横抱着白鹭一路直奔镇上的唯一一家诊所。

    现在时间这么晚,诊所已经关门睡觉了。

    刘建明连踹带骂好不容易才把大门给叫了开来。

    他火急火燎的抱着白鹭冲了进去。

    “医生,你看看她是怎么了?”刘建明心急如焚。

    医生看了一下,又摸了摸白鹭的额头,然后摇了摇头,说道:“小伙子,她是被人下药了,药性已融入血液。我这里条件有限根本没有中和药性的配方。”

    “那附近还有医院吗?”刘建明连忙问。

    “kim-Ming,kim-Ming。我好难受,我要……”怀里的白鹭拿手去摸刘建明的胸膛。

    刘建明随手捉住她的手,让她不要乱动。

    医生摇头说,“来不及了。县城里的医院离这里太远,现在这么晚了哪里还有车送你们去……”

    “那怎么办?我女朋友她……”刘建明都要急疯了。

    “她是你女朋友?”医生问。

    “是啊。”刘建明说,“怎么了?”

    医生突然笑了起来,“那你还来找我干嘛?你真的是舍近求远……她既然是你的女朋友,那你自己就能救她。”

    “你……什么意思……”刘建明问。

    “哎呀,小伙子你是真的不懂还是假的不懂?”医生一脸无奈的把刘建明往门外推,“听我的,赶紧去找家酒店或者旅馆开个房。完事以后,你女朋友就没事了,懂了吗?”

    “我……”

    “哎呀,别你我的了。我要睡觉了。春宵一刻值千金,祝你好运。”

    刘建明抱着白鹭被推出了诊所大门。

    嘭,大门关了起来。

    “算了,我死就死吧……”刘建明一咬牙,然后抱着白鹭就冲进了最近的一家旅馆……

    ……

    第二天早上。

    刘建明是被冻醒的,现在的天气,早上跟晚上还是有点凉的。

    他睁开眼一看,白鹭露着两个光溜溜的双肩在外面,仅有的一床薄被被她裹到了一侧,而且还没裹好,一条白皙的大长腿直接悬空在床的外面,悬空的大长腿的地下有一条被蹬到地上的白色床单,上面有一大滩触目惊心的血红。

    刘建明拿手抓了抓头发,他现在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这是第几次看到床单上的红色了……

    有时候,虽然不想,但是真的很无奈啊。

    “嘤!”

    床上的白鹭翻了身直接裹着那床薄被滚到了地上。

    “哎呀!”

    她惊叫了一声,一下醒了过来。

    刘建明差点笑出声来。

    白鹭从地上爬了起来,头发乱的像个鸡窝。

    她爬到床上,拿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然后说。“sorry,昨晚是我拖累你了。是我太不小心了。”

    “no sorry。”刘建明搂住光溜溜她的肩膀,“等下跟我一起去找那个真正的始作俑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