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江轻尘靳长涯 > 第795章 她没有证据

第795章 她没有证据

小说:江轻尘靳长涯作者:升明月字数:2008636更新时间 : 2020-10-21 06:55
  江轻尘接过,手还没拆开,她就又说:“殿下将计公子的身份告诉我,难道不怕我……”

  计怀安可是同靳北辰一样,在众人眼中是启国的叛徒,计家老太公将他视为耻辱,被宗族除名,他从风光霁月的世家公子变为人人喊打、唾弃的叛徒。

  殊不知,这是靳长涯交给他的任务,原本不想他继续冒险,同卫常进汇合后便返回定京即可,谁料,计划赶不上变化,谁都没想到靳北辰居然将孟听吟绑走,所以,计怀安继续潜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等到他回来后,靳长涯自然会替他平反。只是现在,计怀安的身份显然是知道的人越少他越安全。

  眼下他将计怀安的身份告诉自己,又是打的什么心思?

  今天难得的好天气,营帐内暖烘烘的,靳长涯也跟她开起了玩笑,“看看是你的嘴快,还是本宫的剑快。”

  江轻尘嘁了一声,长指挑开了那封信,她盯着信里面的几行小字看了半晌,才说:“果然同我猜想的没错,他想要的就是盐城。这时间同我猜想的也相差无几。”

  他们既要养兵蓄锐,又要在洪讯之前通过灞河,这个时间就十分的合适了。

  “好,我这就去准备,不过殿下,我行军的消息不知能不能保密,随便找个理由就可。我怀疑,定京城里还有靳北辰的人。”

  她这怀疑并非是空穴来风,斋月楼一日不除,那里进出的权贵就极有可能是他的内应。

  想要将靳北辰的人连根拔除,斩草除根,并非易事,最重要的是,她没有证据。

  江轻尘不由的想起江瑶歌。

  早出晚归的她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殿下,可以注意下城中的斋月楼,之前我曾经看到过江瑶歌和靳北辰多次在那处出现,那地方极有可能是他们的据点。”

  靳长涯盯着她瞧,不知道是听没听进去,黑黢黢的目光让她全身发麻,在江轻尘下一刻就要恼了的时候,靳长涯收回了目光,声音淡漠如水:“本宫知道了。”

  江轻尘将那封信还给他,不想看他,“那殿下若是没有事微臣就先告退了,您先休息。”

  “江轻尘。”他在她快到门口的时候喊了她一声,“平安回来。”

  江轻尘脚步微停,阳光将她的影子拉得斜长,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浅浅的嗯了一声,便出去了。

  靳长涯的指腹浅浅的摩挲着拇指上的玉扳指,眼中的光影细碎斑驳,半明半昧间,他禁不住莞尔。

  这种若即若离、类似于暧昧的感觉,原来是这种滋味。

  *

  翠竹下,江瑶歌看着里面的人忙来忙去,皱起了眉头,她下巴微扬,“春桃,去打听打听。”

  春桃说:“小姐,奴婢早就向壁环打听了,可他们也不知道,听阿苏纳说就是出趟远门,至于去哪,恐怕只有阿苏纳清楚。”

  但是谁都知道,阿苏纳可是个忠仆,她被江轻尘远道从尧国带过来,不跟素月一样,她只有江轻尘,对江轻尘忠心耿耿到令人发指,谁都别想从她嘴里撬出任何话来。

  莫不是要去钦州?她前两日还听说,江轻尘重新掌管了兵权。

  江瑶歌陷入沉思,若是她想去攻打靳北辰的话,那么自己若是提前给他通风报信,日后他若是能够成事的话,也会记得自己的情意。

  她收回了手,“云贵妃死讯是不是还并未公开?”

  春桃看了她一眼,迟疑道:“是,主子。云贵妃秘不发丧,至今只有定京城里几位要紧的大人知道。”

  江瑶歌露出一抹诡笑来,“这便好。”

  她掉头往回走,边走边吩咐道,“将斋月楼里的胡塞斯喊过来,本小姐有东西要他转交给四王爷。”

  “奴婢这就去。”

  清竹园里,壁环和翠玉守在门外边好远的地方,都有些不甘的看着阿苏纳进进出出的忙活。

  翠玉说:“壁环,你说这素月都走了小姐身边就有阿苏纳一个贴身伺候的,我们连屋子都进不去,比不上素月就算了,怎么连一个半道杀出来的阿苏纳都比我们两个要得宠。你瞧瞧,主子根本都不让我们近身。”

  壁环的脸色也不好看,原以为赶走一个素月,她壁环怎么都要上位才是,却不料江轻尘宁愿只让阿苏纳一个人伺候,也不让他们近身,她如何能够不气。

  “壁环,翠玉。”阿苏纳喊了他们一声,两人收拾好自己的表情,迭声应着跑过去,“怎么啦?是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阿苏纳笑着递给他们一人一个玉手镯,“壁环、翠玉这是小姐赏你们的,拿着吧。”

  翠玉表情瞬间变得惊喜,她将手往衣服上擦了擦,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这是小姐赏给我的吗?”

  壁环倒是没向她这般喜形于色,淡定的接过,问道:“小姐这是从哪去?用不用我们陪着?”

  “小姐的事咱们还是不要打听的好。”

  阿苏纳笑起来很温暖,嘴角陷进去两颗可爱的小梨涡,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是好欺负的,她这人笑起来温暖,常常是在欢声笑语中就将你批的体无完肤,自惭形秽。

  “我还有事,先出去一趟,你们看着小姐,看看有什么需要收拾的,在一旁伺候着,听见了吗?”

  翠玉忙说是。

  壁环脸色有些僵,她比阿苏纳年长几岁,常常被她暗地里打压,这滋味可不好受,之前素月在的时候,她对她也是有所顾忌的,可没像阿苏纳这样对她用命令的语气说话。

  阿苏纳对他们的态度向来是亲厚和善的,她知道壁环他们这两个人不是善茬,也不管他们怎么想,毕竟这是大娘子送进来的人,小姐都没说什么,自己难不成还要跟他们打一架吗?

  但也不代表她会忍他们,该说的时候就要说,免得让他们的尾巴翘到天上去,欺负到小姐头上。

  她看出壁环的脸色不对劲,也没有多说什么,越过他们出了院子。

  翠玉拿着那碧玉镯子看,忍不住赞叹道:“这镯子真好看。壁环,你给我看看你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