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科幻小说 > 纯阳小道人 > 第266章 杀出去?

第266章 杀出去?

小说:纯阳小道人作者:小追字数:940128更新时间 : 2020-10-18 07:03
  王头恨的牙痒痒的,他正是这个意思,没有想到被云子抢先说了出来,陡然间脸上浮出一股奇怪的表情,神色已经轻松了起来,安抚道:“你们等等,我一会就把钱给你。”

  那几个民工本来猥猥琐琐,不敢吭声,突然叫了起来,“警察来了。”只是语气中既又是欣喜还是失望,高兴的是性命最少保住了,失望的是工钱估计是没有要回来的指望。

  外边刺耳的警笛片刻间已经到了楼下,王头笑了起来,“要钱是吧,一会跟我去局子里面要了,”神色有着说不出的得意,望着我奸笑了起来,“你很有本事,可以现在打我一顿出出气。”

  ..........

  云子突然想起他说过,局子里面有人是他小舅子,虽然不知道什么官,可是比起他们显然好说话一些了:“大哥,这钱我们不..........”

  “为什么不要!”我冷冷的盯着王头,而后深沉的说道:“我只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

  虽然自信我绝对不敢对他怎么样,不过少年眼中透出来的寒意让王头有些发冷,“明白什么事?”

  “我既然开口了,就没有收手的道理,我要出手,虽然有人能够拦住,但是绝对不在这个世上!”我冷冷的说完,伸手拿了个凳子,缓缓的坐了下来。

  王头打了个冷颤,误解了我的意思,以为他说的是阻止他的都已经被他干掉了,心头打颤,小眼睛眨了眨,笑容已经僵在了脸上。

  “就是这里了,”那个叫石头的民工带着几个警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云子的母亲,他们还是放心不下报了警,只不过走近屋子不由一愣,看到满地的狼藉,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母看到儿子鼻青脸肿的,扑了过来,满脸的泪痕:“云子,他们打你了吗?”

  ..............

  几个警察四下看看,皱了下眉头,一个年长的警察,细细的眼睛,睁开都像没有睡醒的样子,走到王头的身边问道:“怎么回事?”

  王头眼珠子一转,“警察大哥们,你们来的真是时候,这几个民工地痞,还有这个....”

  说着伸手一指我,看到他冷冷的表情,只觉得舌头有些发硬,却不能不硬着头皮说道:“他们要打劫,硬要我说出我的银行卡的密码,逼我去取钱。”

  云子差点跳了起来,伸手指着王头喊道:“你说的是人话吗?明明是你欠债不还,我们什么时候逼你说出银行卡的密码了。”

  一个年轻的警察瞪了云子一眼,“你老实一点。”

  云子软了下来,悻悻的望了王头一眼,看到他嘴角一丝冷笑,不由担心起来。

  扫了一眼其余的几个,年长的警察又一指那几个打手,“他们是干什么的?”

  王头犹豫了一下,“他们是我的朋友,本来今天约定好了吃晚饭,这才上来找我,没有想到碰到这档子事,他们为了救我,都受了点伤。”

  年长的警察眼中一丝诧异,“被他们几个打的?”他有些不信的一指云子几个民工,脸上露出明显不信的表情。

  ...........

  无论从哪方面看,挨揍的都应该是那几个民工,警察也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那几个断腕的伤残人士不是什么好鸟。

  王头一狠心,指着我道:“都是这小子下的手,警察大哥,你一定要把他绳之以法。”

  “是同志,不是大哥,”年长警察扳着脸纠正道:“他一个打你们六个?你以为我脑袋进水了?”

  王头有些傻眼,无论怎么看,我都不像是一个打六个的主,“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王头苦着脸说道,“警察大哥,嗯,是同志,你要相信我。”

  “相信你?” 年长警察冷笑一声,没有理他,一挥手,“都和我回去录口供,小方,把那几个受伤的先处理一下,再带回局里。”

  王头拿出了手机,嚷嚷道:“等等,我先打个电话,喂,小舅子吗?是我,我有点麻烦。。。。。你得帮我一下。”

  年长警察露出厌恶的表情,却没有说话,我的手机也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看了一下电话号码,我犹豫了一下,走到一边道:“是我,我有事要去派出所一趟,你不用等我了。。。。。。”

  王头收起了手机,看到我还在低声说着什么,冷笑一声,眼中的得意不言而喻。

  静静的坐在审讯室外边,我眼中有了悲哀之意,他已经知道云子和自己的处境不算太妙了,虽然他不怕,可是云子有母亲,我也有!

  自古以来很多事情好像没有什么两样,有清官,也有贪官,有公正执法的,也有草菅人命的,本来以为那个警察还有些判断力,没有想到一回到派出所里面,接到个电话,脸色就有些不自然,匆匆的把案子交给了另外一个人接手,就不见了踪影。

  王头很快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审讯室,一副轻松的样子,路过云子这个可怜虫身边的时候,冷哼了一声,“云子,在这住几天再说吧,你放心,这里管吃管住的,不过你妈可就有些惨了。”

  云子满脸涨的通红,站了起来就要冲过去,我一把拉住,王头冷冷一笑,却不敢多看我一眼,转眼不见了影子。

  “这位仗义的大哥。”云子转过头来,痛苦的说道:“都是我连累的你,你拉我干什么,你就让我打那个孙子一顿,不然这口气实在消不了。”

  “那我们打了他后杀出去?”我淡淡的说道。

  ...........

  云子打了个冷颤,虽然我说的有些恐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点没有怀疑我说的,似乎已经能够闻到我身上的煞气和血腥味道了。

  “打那个龟孙子一顿不过多关几天,若是硬闯出去....”压低了声音,恐惧到:“那罪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