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 > 第258章 祝老板心想事成

第258章 祝老板心想事成

小说:攻心为上:穆少诱妻成瘾作者:潇潇雨熙字数:676728更新时间 : 2020-10-22 01:23
  “那你怎么回去?”他这样子,怕是连代驾都找不了。

  “没事,我带了司机。”

  邹思璐点头,结完账从小酒馆里出来,她让林轩给司机打电话来这里接,却看到手机上的一个消息。

  喝多了的林轩早已看不清手机上的字,解开锁给邹思璐让她打,只是电话还没出去,一条微信停留在首页,备注是耿子。

  “老板,我老婆要生孩子了,我得赶去医院。车我先开走了,您晚上就近找个地方休息。祝老板心想事成。”

  邹思璐愣了片刻,把内容一五一十的转述了一遍。

  “他有个锤子的老婆!”

  林轩气的差点吐了,“这个臭小子,你给他打电话,不来明天就别来了。”

  号码拨过去,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邹思璐轻叹一声,看来的确是跑路了。

  毕竟那句祝老板心想事成,就很精髓了。

  “你别误会,我真的没让他这么做。”林轩苦笑着解释。

  “我知道。”她无奈的一笑,“大概是你平日里给穆少做这种事太多,你下面的人看着看着也学会了吧。”

  林轩哭笑不得,白酒上来的酒劲可比洋酒大多了,他撑着一边的柱子才勉强站住,轻咳了一声道,“等我回去收拾他。”

  “你给我打个车吧,到俱乐部就行了。”

  “算了,你这样子一个人怎么回去。”邹思璐叹了口气,她喝了酒也送不了,安粥不知道睡下了没有,但估计就算是没睡,她们也没有车可以开,两个人的车钥匙都丢在秦落家了。

  “我家有个沙发,你要不凑合下?”

  林轩苦笑着抬起头,“会不会不太方便?”

  她摇头,“走吧。”

  两人往小区里边走,林轩只感觉自己的头重脚轻,这种喝醉的状态真的太久没有在他身上出现过了。

  邹思璐扶着他,只是没想到看着精瘦精瘦的一个人会这么沉,趁着他坐在一边休息的时候,她打电话叫来了安粥,不多时看着她似笑非笑的从远处走了过来。

  “璐璐,你这是把林老板灌醉了吗?”

  “别贫嘴了,把他弄回去休息吧,喝多了不太好受的。”

  “嗯?带回你家去?”安粥愣了下笑道,“你确定吗?”

  林轩抬起头无奈的笑道,“要不你开车送我回去下?”

  “我车钥匙没带。”她看着邹思璐,“你的呢?”

  “出门忘记拿了。”

  “哦豁。这是天意啊。”

  “……”

  她八卦的样子倒让两人苦笑着摇头,“先把他送回去吧,再待一会儿你就要撑着两人回去了。”

  安粥连忙站起来,一起帮忙才勉强把人带到家里,放在沙发上。挨着枕头不到一分钟,林轩已经睡着了。

  “就这么放着吗?”安粥愣神的问道。

  “不然呢?”邹思璐回头看了一眼。

  “你好歹也替人家安顿下。”她揶揄的笑道,“怎么说也是朋友一场的,而且以后落落和穆少的关系恢复了,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你客气点嘛。”

  邹思璐微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问道,“怎么安顿?”

  “就给他拖拖衣服鞋子,洗个脸什么的。”

  “我叫个钟点工来行不行?”

  “大小姐,这个点你到哪里去找钟点工?”

  “我没照顾过人。”她有些为难,林轩这个人她不讨厌,但总归,和他保持一些距离为好。

  “那就最简单的来吧,你总得替人家把外套脱了,好歹让他睡得舒服点。”

  “你一起来帮忙。”

  两人费劲的把他的西装外套脱下,里面穿着的只是CK的短袖T恤,只是胳膊上一个纹身引起了安粥的注意。

  “哎,”她指了指,“L,这是你吧?”

  邹思璐白了她一眼,“人家姓林,L不能是自己吗?这纹身一看就好多年了,他以前都不知道我是谁,怎么会是我?”

  安粥顿了下,好像也是,但还是揭开袖子看了下,随即指着L后面的第二个L哈哈笑道,“这总该是你了吧?”

  她顿了顿没说话,替他把鞋子脱了后,拿了一床新被子扔在他身上,自己去洗漱了。

  回到房间,安粥笑嘻嘻的看着她问,“林老板是不是跟你表白了?”

  “没有。”

  “那怎么会喝醉的?”

  “他本来就喝多了。”

  “那你为什么要去和他喝酒?”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邹思璐没好气的看着她道。

  “我这不是担心你的婚姻大事吗?”安粥语重心长的叹了口气,“你说我们三个,哪个的感情是顺顺利利的?”

  “落落那边,过了今晚应该问题不大了吧?”

  安粥摇头,“那可不一定。穆廷琛是什么人?人家现在还有个正牌女友呢,几次三番的带着我们落落,也不给个解释什么的。”

  “或许今晚就会给了。”

  “那给了解释又怎么样?那沈见瑶可不是省油的灯,只要他们没有再结一次婚,那变数都是很大的。”

  “光说别人,你自己呢?”邹思璐笑问,“任衡啊,我最近有个客户可是刚好跟他在合作的。说不定还有业务上的交集呢。”

  “我怎么?我这不是追不到没办法吗?”安粥闷闷的道,“跟你说,世界上最难的事,就是勉强一个人喜欢你。感情的事,真的勉强不来的。”

  “那你还撺掇林轩干什么?”

  “我这是替你担心,”安粥一本正经的道,“那沈医生,那是你追的到的吗?不是你的问题,是他自己,就是那种清心寡欲的,除了对落落的事情上点心,你见过他对谁有一点点不同?”

  “他不会也喜欢落落吧?”邹思璐低头苦笑着道。

  “那不是,我听落落说过,他单纯的只把她当妹妹,因为他自己有个亲妹妹,很小的时候就走了的那种,因为落落跟她像,所以才这样的。”

  闻言,邹思璐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那你说我要是跟他心里的那个人长得像的话,他是不是会愿意试一试和我在一起?”

  安粥一脸惊讶的看着她,“璐璐,那可是别人的替代品,你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