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原著让我领饭盒 > 第159章 被系统骗去接生了

第159章 被系统骗去接生了

小说:原著让我领饭盒作者:碧影玖隽字数:640548更新时间 : 2020-10-18 07:00
  他又爬到另一只手腕旁的铁链,含着铁链拉到那块湿润的地方,待铁链慢慢溶解断开,但是那脚链却暂时不能去熔断,他需要先补充水分。

  他开始去咬开希娃的衣领,希娃瞪他:“你干什么?流氓!不要,放开我,救命。”

  一股冰凉软绵绵的触感传来,希娃紧闭着眼睛,仰着下巴,手无力地要抓开他,这只虫子就像贪吃的婴儿一样,缠着她喂吃的。

  待他吃得喂饱了,才不舍得去那脚边铁链撒一泡溶解铁链。

  希娃:......

  见他解开铁链完后,又爬了过来,她赶紧整理衣裙,撑着床爬起来:

  “你别过来,我去给你做饭吃。”

  希娃侧身,扯得身体伤口直疼,她龇牙咧嘴着捂着腹部走出屋子,虫子发出哇哇的孩子哭声。

  希娃只瞪他一眼,心烦道:“哭个屁,丑东西!”

  那虫子哭得更大声了,还翻身露出两排虫子的虫脚,希娃转身直奔屋外原野走去,却突然在屋外撞上了屏障!

  转头一看,就看到一只嗷嗷待哺的含泪虫子抬起头看她。

  “啊!曹江,孩儿,你别过来害我!”

  她躲在墙角和结界边上瑟瑟发抖,身上还有伤口,虫子爬过来,咬着她的裙角,往厨房拉去。

  希娃:“啊!不要,不要,我不要进去,我不要回去!”

  她就这样带着伤无力地被拖进厨房里去,在门口挣扎一下:“不要,有人吗?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要进去!放开我......”

  然而还是被狠狠扯了进去,门嘭地闭上了,希娃感觉曹江就像一只恶鬼,力大难缠,她刚刚剖腹产就好像又陷入一个恐怖片里去,简直要崩溃疯了。

  然而那虫子却没有再咬她,而是示意她看钻板上的猪肉,还有青菜。

  希娃只看那把菜刀,她爬起来举起菜刀就要砍向那条虫子,却下不去手,那只虫子哇哇大哭,像极了伤心的单纯婴儿,希娃倒不是母爱泛滥心软了。

  而是她的手臂被一股魔气环绕套住,曹江虽然只是只虫子,像个婴儿,却比她想象的有力量有求生欲。

  “曹江,我要剁了你!”

  然而那股魔气没有褪去,而是随着虫子的头一歪,刀和她的手一起划向左边。

  “啪!”

  竟然将砧板上的猪头剁成两半,希娃惊恐地去抓回自己的手,却被那魔气紧紧勒着,像铁链一样。

  “嘤嘤嘤.....”

  那虫子发出了婴儿的笑声,然后莫名其妙地点头,控制她的手一刀一刀剁开肉块,就像随着音乐节拍点头的傻娃娃。

  希娃:......

  “你竟敢控制我,我现在可是你娘!”

  虫子不为所动,只觉得馋得舔了舔舌头,将她的双手控制着架锅放火,煮肉粥,希娃从一开始的恐惧,愤怒转变成无奈,乖顺。

  .......

  “岳辞,一紫丫头她怎么了?”

  柳二宏起来时,看到岳辞正在给赵亦孜灌输真元,忙追问起来,岳辞收回法力,疲乏地回答:

  “她只要三日的时日了,我们必须迅速找到救活她的办法。”

  柳二宏忙爬起来去检查赵亦孜的身体:“为何一点脉象都没有?那该死的蛇妖竟敢吸她的真元。”

  岳辞听此话转头望一眼四周:“那蛇妖现在在何处?”

  柳二宏忍着怒气道:“已被我斩杀魂飞破散,我这就开始炼制顾云笙的丹药。”

  他想起那棵奖励四方榴草,迅速爬起来,却见赵亦孜的功法掉在地上,他顺手去捡,收进赵亦孜的乾坤袋中,向洞口走去。

  “那药既然能复活顾云笙的孩子,便一定能恢复一紫丫头的气息,你别着急!”

  岳辞递出一个瓷瓶:“这是沼泽深处的金蟾三头妖洞取来的缠身灵露,你拿去炼制丹药,我来守着这里。”

  柳二宏结果药瓶,认真道:“好,我现在就去炼制丹药出来。”

  他走到专门炼丹的草地上,伸手从系统点出那根四方榴草,焰灵系统说这是特殊草药,到底是什么地方特殊呢?

  看外表与普通的四方榴草差不多,灵气也差不多,他疑惑地嗅了嗅,实在嗅不出什么异常来。

  “此四方榴草乃野生培养出来,其特殊性便在于野生,生命力顽强,若栽种起来,比普通四方榴草成长得旺盛。”

  焰灵系统语气骄傲介绍起来,柳二宏有些不满足问:“那药性有何不同?”

  “药性更苦更纯净无机肥。”

  柳二宏:......

  这也能叫特殊?生命力顽强?就这样没了。

  感觉自己被系统骗去接生了!

  “主子且慢,此草真的长得很快,而且滴上一滴缠身灵露,只需两日,还能培养出更多的缠身灵露来,若主子不种直接用,唉,可惜可惜~”

  焰灵像有表情一样表达出了心疼宝贝的精髓情感,柳二宏在丹炉上的手顿住:

  “好,那就种两日。”

  他拿来铲子在石洞旁种起草药来,顺手小心地滴上一滴灵露,那四方榴草像得了仙露一样,晶亮了一下,没过两日竟然原地化形成人了!

  柳二宏吓了一跳:“你,你是四方榴草?还是缠身灵露?”

  .......

  希娃舀了一碗粥,吹了几下,自己先吃了起来。

  抬眸瞥见那只大虫子只在看着她,她转念一响,孩子都不知道粥是不是烫的,你喂什么他吃什么,如果她哄他吃完这烫粥,他指定会被烫伤,到时候她就有法子逃出去了。

  于是舀了一勺烫的粥递给虫子:

  “你快把粥喝了,这么大了应该会吃米粥了,休想再打我的主意。”

  虫子歪歪头,避开那粥,她又追着递过去,那虫子果然张开嘴:

  “呼~呼~”

  却是没有吃,而是对着勺子吹了几口,那股凉气瞬间把粥吹凉,然后抬头去看希娃,眨了眨眼睛,滑到她的胸口,好像在说,这是给娘吃的,我不吃。

  希娃:......

  握着伤口,站起来,流着泪吃下了那口粥,为何他这么聪明,还有魔气保护自己,这就像那六年一样,她所有的恶都施展不到他身上,只能忍受他侍候他,强颜欢笑。

  “曹江,你欺负我,你还侮辱我!太过分了,呜呜,我做错了什么,要生了你这么一只丑怪虫子。”

  她对着粥哭得难以下咽,那只虫子爬过去,她就躲,虫子失去耐心,索性用魔气控制她跪下,然后控制她舀粥,对粥吹几口气,让她喝下去。

  “啊~我自己会吃,不需要你喂,你休想控制我。”

  希娃对着自己的手用力挣扎,可虫子却爬了过来,咬开她的衣服,一副你爱吃不吃,我饿了我先吃的混账样。

  希娃被控制着举粥:“混蛋,放开我,嗯,碰到我伤口了,痛......唔。”

  希娃被强行塞进一口粥,堵住了叫声,她现在明白了,曹江这虫子压根不是在孝顺乖巧喂她喝粥,而是在利用她喂饱他,他没伤害她,只是因为还要指望她喂他吃饱长大。

  从未见过如此无耻恐怖的孩子,他是不是有自己的记忆,只是还不能说话?

  希娃惊恐地意识到这一点,更加惊骇那个高人的变态力量和功法,竟然塑造出曹江这么恐怖的怪物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