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快穿之我做灯光师的苦逼日子 > 第一百一十六章,或许还会遗憾

第一百一十六章,或许还会遗憾

小说:快穿之我做灯光师的苦逼日子作者:夏未归字数:439500更新时间 : 2020-10-18 06:57
  云谏心疼的看着沈穆清道:“是在虚拟世界里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沈穆清拼命的摇着头道:“送我回去可以吗?我欠那个男孩子一场婚礼。”

  云谏看着沈穆清痛苦挣扎的样子,只能答应她,可心里却是比谁都难受,他在想,如果哪天沈穆清将心脏交给阮沐恒的时候,会不会哭成泪人,会不会抓着阮沐恒的手说她欠那只狐狸一颗独属于他的心脏。

  回到虚拟世界的沈穆清提起婚纱的裙摆猛的拉开房间的大门,阮沐恒正蹲坐在外面守着她,见沈穆清出现忙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傻笑着看着沈穆清道:“怎么了宝贝?”

  沈穆清一步一步慢慢靠近阮沐恒,眼里全是委屈变成的泪水,在阮沐恒开口的瞬间猛的扎进了他的怀里,哽咽道:“对不起。”

  阮沐恒像是知道了些什么一般,边安抚着沈穆清边自嘲道:“他…看到了吗?”

  沈穆清的眼泪戛然止住,呆滞的躲在阮沐恒的怀里,不确信的问道:“你说的他,是?”

  “另一个世界的我…宓儿,我知道你最近这些奇怪的表现是因为另一个世界的我做了很多伤害你的事,对吗?”

  沈穆清看不到阮沐恒的表情,只能躲在他怀里听着那些不确信的安慰,有些迟钝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阮沐恒将怀里的沈穆清抱的越来越紧道:“答应我一件事好吗?宓儿。”

  沈穆清下意识的点头道:“你说。”

  “以后,别再来了好吗?这里是虚拟世界,对你的灵魂伤害很大,我不希望看着你受伤。”

  沈穆清抗拒的想要挣脱阮沐恒的怀抱,她事事都在为现实世界的阮沐恒着想,却忘了虚拟世界的阮沐恒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她的冷漠该让他多难受。

  阮沐恒依旧将沈穆清抱的很紧道:“我不知道现实的那个混蛋对你做了什么,但我在尽力弥补你,宓儿,出去后好好活着可以吗?我会在你看不到的某个地方默默守护着你,不管现实的我是怎么想的,但在这一刻,我是百分百爱你的,所以,请你以后好好生活,不要让我再看到你难过了好吗?宝贝。”

  沈穆清抗拒的摇着头,“我不要你在暗处守护着我,我要你永远在我身边,求求你。”

  阮沐恒看着怀里已经快要哭化妆的女孩,忙抬起她的头道:“宝贝,咱们不哭,婚礼要开始了,和我一起走进殿堂好吗?我们的爸爸妈妈还在里面等着我们呢!”

  沈穆清顺从的点着头,殿堂的大门一开,刚刚还在她身边安慰她不要难过的男人现在正站在不远的舞台上,聚光灯打在他的身旁,照着他犹如刚刚坠落凡间的神明一般。

  沈穆清一步接一步的向前走着,心里再也没想过现实的阮沐恒,这一刻她要以最纯洁挚爱的心去向阮沐恒表达自己对他的爱和感情,这是属于他们的婚礼,属于他们最后的记忆纪念。

  交换戒指的时候阮沐恒轻轻贴到沈穆清的耳畔,小声道:“不要对我抱有愧疚,这一刻你是属于我的,我们是有结果的,我希望你以后能幸福,相信我,我会在你身边默默守护着你直到你遇到下一个心仪心动的人。”

  婚礼结束,她带着自己和阮沐恒之间的遗憾离开了虚拟世界,没有预想的那样难过,只是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像是被人偷去了什么东西一般。

  刚刚回到现实世界,沈穆清便收到了阮沐恒发来的请帖,看着上面大红的喜字,她甚至有一刻感觉那是她和阮沐恒的喜帖。

  她打开衣柜,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看着床上脱掉的婚纱,沈穆清无奈一笑,她终究是做了一次他的新娘,只是期限有点短而已。

  看着镜子中一身浅红色长裙的自己,沈穆清无奈的撤出了一抹惨淡的笑,轻声道:“加油!”

  出租车将沈穆清送到酒店的时候瞬间将有客变成了空车,她看着那变幻的牌子,再次拦住出租车司机道:“师傅,我多给您十块钱,您再挂着有客的牌子走一段路好吗?去哪都好,挂着有客就好。”

  出租车司机不解的看着沈穆清,不明白她这样做的用意。

  沈穆清微微一笑,很坦然的解释道:“今天是我朋友的婚礼,我希望她可以像这个牌子一样,瞬间从空车变成有客,然后一直走下去。”

  司机师傅边听边点头道:“好好好,姑娘你有心了。”

  “谢谢师傅。”

  沈穆清漫无目的的走进大堂,婚庆地点的布置和她的婚礼差不多,沈穆清轻车熟路的跟着服务员往前走着,落座在自己的坐席上。

  位置很好,她能清楚的看到阮沐恒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角度,沈穆清就这样呆滞的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她不知道一会阮沐恒带着凌安走来的时候该如何向他打招呼。

  周围的议论声将沈穆清整个人淹没,她知道自己身为前女友不该来这场婚礼,可她就是固执的想要再送自己的男孩子一程,哪怕只是躲在角落里她都自愿。

  看着慢步走上台的阮沐恒,一身黑色的西装衬的他皮肤很白,她不知道新娘该是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

  看着阮沐恒嘴角上扬的笑,沈穆清知道是时候该放下他了,她能明白那种笑是发自内心的开心,或许她真的早该放下阮沐恒,或许凌安才是那个真正适合阮沐恒的人。

  云谏不知何时坐在了沈穆清身旁,笑看着沈穆清道:“怎么样,他和虚拟世界的阮沐恒有区别吗?”

  沈穆清不假思索道:“很多。”

  云谏有些惊喜道:“比如?”

  “虚拟世界的阮沐恒是我喜欢的,现实世界中不是。”

  “真的吗?”云谏恨不得凑到沈穆清嘴边去听,“为什么喜欢虚拟世界的?”

  沈穆清像是突然间想清楚一般,指了指台上的阮沐恒道:“他现在有着阮沐恒的容貌,却不是我的沐恒,我喜欢的从来都是那个我说一不二,对我从一而终的阮沐恒,他不是。”

  云谏了然的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你是喜欢他对你的好?”

  沈穆清双眼盯着阮沐恒的方向,摇了摇头道:“不是,我怀念我们的曾经,以前我是个小心翼翼敏感多疑的女孩子,不过我藏的很深,直到遇见他,我才慢慢放松警惕,我一点一点的将我所有本性暴露给他看,我毫无保留的告诉他关于我的所有事情,可等我全部暴露的时候,他却落荒而逃了。”

  云谏往沈穆清的杯子里倒了些果汁,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喝点饮料吧,一会就要开场了。”

  沈穆清默默擦掉了挂在眼上的泪水,对着云谏摆了摆手,略带歉意的看着云谏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这是婚礼,我不该提往事不该哭的。”

  “有请我们漂亮高贵犹如玫瑰花一样漂亮的新娘!”司仪一声新娘,震得沈穆清心脏疼,她终于见到了关于阮沐恒脸上从未见过的表情。

  带着幸福,期待和欣喜,她在想虚拟世界的阮沐恒也是这样手里抱着捧花迎接她的到来的。

  她没有去关心凌安穿的什么,在她的视角里只有她心爱的男孩子手捧粉色玫瑰花一步一步的走向另一个女孩,那个一夜之间抢走她男朋友的女孩子。

  云谏将手帕递到沈穆清面前道:“如果实在看不下去就出去吧,这里也不缺你一个人。”

  沈穆清接过手帕,红着眼摇了摇头道:“我拿了份子钱的,怎么样也要吃会本钱来,沐恒说过,他不希望我哭不希望我变瘦的,我要乖乖听话,不然他得多着急。”

  云谏皱眉看着沈穆清,小心的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温声问道:“你没事吧?”

  沈穆清半开玩笑半推开云谏的手道:“我能有什么事?我说的可是虚拟世界的阮沐恒。”

  说完沈穆清不待云谏继续和她讲话,站起身便从一旁的服务员手里拿来一瓶红酒对着云谏道:“他们是真爱,这婚礼下了血本的,你看这红酒,年代都那么久远。”

  说着沈穆清不等云谏阻拦,打开酒瓶便将大瓶的红酒倒入自己的酒杯中,举起酒杯敬着桌上的宾客,好像她是新郎邀请来陪酒的一般。

  云谏想要去阻止沈穆清却始终不知该如何下手,沈穆清一个人也不知道喝了多久,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婚礼上离开的,但她知道,送她回家的一定不是阮沐恒,他有别的女孩子要陪,那个女孩子和她不一样,她比那个女孩子坚强,比那个女孩子懂事。

  等她酒醒后已经是后半夜了,沈穆清疲乏的揉着自己吃痛的太阳穴,有些难过的看了眼桌上的合照,不动声色的将照片摁了下去。

  她本想去接杯水喝,却是又突然想到了那个男人,她想这大晚上的他们应该睡的正香甜。

  不知处于什么原因,沈穆清鬼使神差的穿上外套急匆匆的出了门。

  深夜的出租车很难打到,但她还是倔强的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她不知道自己想去哪,随口道:“师傅,去南方花园。”

  她记得,南方花园是她和虚拟世界阮沐恒的家,她紧张的等着出租车司机答复,他怕司机的回答是没有那个地方

  好在司机很小声的应到:“好。”

  这一声好不用多大声,单单是那一句好沈穆清就觉得够了,只要南方花园存在,那么虚拟世界里的阮沐恒就真的存在过,只是她看不到而已。

  沈穆清发愣的功夫,便听到司机轻声叫着她道:“姑娘,南方花园到了,现金还是手机?”

  沈穆清忙拿出手机,扫金额的时候照旧多扫了十块钱。

  “姑娘,十五,不是二十五。”司机指着车上的收费表到。

  沈穆清坦然一笑,看着司机道:“师傅我知道,就二十五,麻烦您在我下车后再开十块钱的吧,随便开去哪,不够十块钱也可以,只要在我走后不要立刻把牌子换成空车。”

  司机不解的看着沈穆清,但钱已经付上,他也没法子再说拒绝的话,毕竟有这种傻钱不赚是真的亏。

  沈穆清慢慢的往前走着,房间号她还记得:520。

  “您好女士,请问您是这里的住户还是要住酒店?”

  沈穆清试探性的问道:“请问阮沐恒阮先生是住这里吗?”

  招待沈穆清的客服刚想回答便瞧见了站在沈穆清身后的凌安,立刻道:“是的女士,阮先生的夫人凌小姐现在就在您身后呢!”

  沈穆清顿时全身冒着冷汗,她只是想找一下虚拟世界的阮沐恒,却没想到会撞个正着,刚好被凌安瞧见。

  沈穆清僵硬的转过头看着凌安,尴尬道:“我只是…”

  凌安微微挑眉道:“柯宓,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没有底线的人,你们已经分手一年了,我和沐恒也已经结婚了,你现在还继续纠缠,是什么意思?”

  沈穆清半张着嘴,对她来讲不过才分手三四天,她今天来想见的人也不是现实世界中的阮沐恒,只是想找寻一下虚拟世界里那个一直为她着想的阮沐恒。

  可她却不能向凌安这样解释,因为没人会信,因为所有人的时间观念都是已经过去了一年,根本没有她狡辩的余地。

  凌安不满的看着沈穆清,带着警告的意味道:“请柯小姐不要再打听有关我先生的任何事,谢谢。”

  “怎么了?”凌安的话刚刚说完,阮沐恒便从外面提着大包小包赶了进来,看着站在原地不动的凌安,阮沐恒不解道:“怎么了小安?你不是要早上楼敷面膜吗?是要用的面膜在我这儿吗?”

  看着阮沐恒急切的表情,沈穆清恍惚间觉得自己回到了虚拟世界,看到了那个一心只想对她好的男人。

  等阮沐恒再看到沈穆清的时候一言未发,只是拉着凌安的手走到前台面前道:“帮我们把这栋房子卖了吧,谢谢。”

  看着阮沐恒拉着凌安离开,沈穆清几乎感觉不到心痛,有的只是不知什么滋味的杂陈。

  云谏急匆匆的赶来,打破了现场的尴尬,急促的看着沈穆清道:“怎么了?”

  沈穆清也不知自己是气急攻心还是真的舍不得阮沐恒,直接倒头晕了过去。

  ……………………………………………………

  柯宓:“我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撤回了依赖,收回了温柔,放下了占有欲。先生啊,你再也不是我心上的人,虽然遗憾也好过泪流满面。 ”

  阮沐恒:“该做的该说的我都做了也说了,我应该也没有遗憾了吧 小家伙走的可真没有礼貌,嘿嘿。”

  ……………………………………

  柯宓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