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江山万里不如你 > 第304章

第304章

小说:江山万里不如你作者:山谷俗人字数:1152932更新时间 : 2020-10-18 06:57
  圣女疯狂的嘲笑着,嘲笑着却突然眼眶一酸,眼泪滚了出来,她就要死了,可临死之前连个为自己哭一场的人都没有,心里升起莫大的悲凉。

  六兮瘫坐在地上抱着怀里的小孩眼泪簌簌的流,晃眼间看见圣女的眼泪,嘲讽的勾起了嘴角,“坏事做尽,我还以为你的心是铁石做的呢?怎么,临了了没有人陪在你身边是不是特别的难过?”

  圣女动不了自己的下半身,只要她稍微有点动作就能扯到自己的伤口,况且她现在已经是强虏之末,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只能缓缓转过头来看着六兮。

  “甄六兮,你拥有的东西,有时候真的让人嫉妒得发疯。”

  “我又有什么了?我拥有的东西是我努力经营得来的一切,而你现在又在悲凉些什么呢?”

  六兮看着圣女仿佛一个可怜虫一样躺在地上等死,小心的将怀里的孩子交给寅肃,而寅肃接过孩子,一把将想要起身的六兮拉住。

  他不想让六兮不要再与圣女多说些什么,“阿兮,咱们出去吧,”寅肃看了看圣女,耐心的劝六兮道:“她失血过多,再活不了一刻钟的时间了,你千万不要听她临死之前的胡说八道,咱们还是早点回去让女儿入土为安才是。”

  六兮定定的看着圣女的方向,并不理会寅肃的话,只道:“你先带女儿离开这里,我有话要跟她说。”

  女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寅肃不愿意纠缠进去,而圣女马上就要死了,也威胁不到六兮,寅肃看着六兮走到圣女身边,缓缓的叹了口气,抱着孩子出去了。

  “我现在拥有的这一切何尝不是靠我的努力得来的?你以为我就是躺在那里不动就能得到这一切吗?”

  六兮掰着圣女的脑袋强迫她看向自己,“我告诉你,这世间没有平白无故就得来的东西,包括寅肃的爱,”

  “你不就是嫉妒寅肃爱我,而对你视而不见甚至厌恶你的行为吗?”

  六兮的动作很是粗暴,丝毫没有顾忌圣女就快要死的状态,将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的圣女拖到自己面前。

  “我和寅肃之间经历了那么多,欺骗,背叛,又复合,孩子都生了两个了,现在你喜欢上了寅肃,憎恨他为什么不回应你的感情?”六兮眼眶中带泪,狠狠的看着圣女道:“因为你来晚了,你顶着我的脸还期望寅肃能回应你的感情?你不过是活在自我感动里,觉得你爱上了寅肃,其实你根本就不爱他!”

  “不,我爱他!”圣女这下也不去管自己的伤口了,苍白着脸朝六兮反驳道:“我怎么能不爱他呢?在我生命的最后这段时间,能简简单单就带给我快乐的就只有寅肃。”

  想起那段假冒六兮与寅肃相处的那段时间,圣女嘴角露出小女儿态的笑意来,“那时候多开心呐,我虽然是带着目的假冒你进宫的,但没想到与寅肃这么接触下来,倒第一次觉得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宠爱的女人。”

  “不管寅肃对我的宠爱是因为把我当成了你也好,是想要试探我也好,但他的宠爱确实让我感受到了被爱的滋味,被人捧在手心又是什么感觉。”

  听着圣女的话,六兮突然对圣女的恨意减轻了两分,她忍不住朝圣女道:“你说你没有别人爱过,那你可曾真正的打开心扉接纳过你身边的人呢?也许你的身边就有真正爱你的人。”

  “你这话什么意思?”

  六兮想起欧阳春临终前的话,皱着眉头对圣女道:“难道你不知道你养父到底有多爱你吗?他为了替你赎罪,救了顾南封,还在临死之前求顾南封不要报复你,而你派来追杀顾南封的人却失手杀死了他!”

  “什么?”圣女是第一次听见这样的话,她以前一直觉得欧阳春对自己严厉,什么都要管束着自己,自己做的任何事情在他看来都是不对的,她一直觉得欧阳春是恨自己,最后受不了逃了出来。

  圣女显然不相信六兮的话,“你说的是欧阳春?他一直那么讨厌我,怎么可能会替我赎罪?”

  六兮看着圣女不相信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们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就我与欧阳春相处的日子来看,他断然不是那种会对自己孩子严厉,打击孩子的人,他明明就是一个老顽童一样的随意性格。”

  “咳咳,”圣女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咳了起来,嘴角又有鲜血顺着流下来,“他是老顽童?简直是不敢想象,”

  自己记忆里的欧阳春整日就是板着脸,教养了她几年,圣女连欧阳春的笑脸都不曾见过,更不要说让她想象出欧阳春是老顽童的样子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之前的事情我不想参和,”六兮想了起欧阳春临死之前的遗憾,叹了口气,“不管你相不相信,总之他临死之前嘴里一直念叨的是你的名字。”

  “你说这世间没有爱你的人,那你有没有回头看看你的养父一直站在原地默默等你,等你回头做回他的乖女儿?”

  六兮的话一下子触动了圣女最敏感的神经,沉睡已久的记忆突然被唤醒,她记起那年冬天欧阳春因为她无意间说了一句想喝新鲜的鱼汤,跑到结冰的河面上凿开冰层,下水捉了两条鱼回来给她做汤,最后自己冻得得了风寒,折腾了一个月的时间才完全痊愈。

  想起这些回忆,圣女的眼泪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汹涌澎湃,看着虚空哭起来,骂道:“当初是你亲口说我没出息,是你说让我滚的!”

  看着圣女这副样子,六兮也忍不住流下泪来,欧阳春到底是没有白死,能看见圣女跟他和解,想必他在天上看见,也会开心得跳起来吧。

  哭了这一场似是耗去了自己剩余的全部生命力,圣女心里突然感觉一松,整个人都感觉轻飘飘的。

  “甄六兮,谢谢你告诉我,”圣女转过头看着六兮,虚弱的说:“我的时间已经没有了,我要告诉你的孩子没有死,刚才我杀死的那个不是你的孩子,是我特意找过来的替身。”

  “什么?”六兮一听立时狂喜起来,她还想要问圣女更多的事情,却见圣女眼睛渐渐闭了起来,赶紧将圣女的头抬起,“你不要死,不要睡过去,你把话把话说清楚了!”

  被六兮这么一打岔,原本意识模糊的圣女又恢复了一丝清明,“没什么好说的,你的孩子没死,我也不知道她在哪儿。”

  既然六兮在自己临死之前告诉了她欧阳春的事情,让她意识到自己不是被人要的可怜虫,圣女决定将自己知道的所有一切都告诉六兮,就当是她跟这个世界和解了。

  “其实寅肃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你,他和我在一起时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你不要恨他,”

  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寅肃,圣女看得很清楚,自己与寅肃待在一处时,心情是欢呼雀跃的这就够了,自己马上就要死了,能为寅肃说点好话,就当是自己跟这段感情告别了,就算只有她一个人在认真也没有关系。

  圣女没有杀掉自己的孩子,六兮一下子就不恨她了,看着圣女喘息着向自己说出她的临终遗言,六兮的眼泪再也憋不住。

  六兮一把捂住圣女一直在流血的伤口,“你不要再说了,我都知道了,寅肃的事我没有恨他,他做的事情归根结底是为了我好,我都明白。”

  “你明白就好,”圣女张大了嘴巴看着天花板大口呼吸喘气,她突然又想起来了一件事,突然整个人又变得神经质似的,哈哈大笑起来:“还有,我想起来了,我整容成你的样子是为了报复寅肃,我做到了我做到了,哈哈,我报复成功了!”

  六兮看着圣女先前一秒,还是一副安安静静交代后事的样子,下一瞬立马那个熟悉的疯狂的圣女又回来了,她抓着六兮的手用力道:“对,我报复成功了,我没有辜负我爹的遗愿,,,,”

  圣女还待要再说,却突然手一松就停止了呼吸,眼睛张得大大的,手还紧紧抓住六兮的手不放。

  “你到底报复了寅肃什么?你说清楚,说清楚啊!”

  可惜圣女已经死了再不能回答六兮的问题,任凭六兮怎么疯狂的大声问她,圣女只是维持着死之前瞪大眼睛的样子。

  “哼,你死都死了还要挖一个坑等着我去跳!”

  没能问出来圣女到底实施了怎么样的报复,六兮愤恨抓了一把地上的干草扔掉

  “你筹谋了那么就的的报复,想必是十分精密且复杂的,死都死了还不让人安心,不愧是你啊!”

  六兮眼神复杂的看了看圣女的尸体,想了想还是伸出手将圣女瞪大的眼睛抹了一下,将眼睛合了起来。

  “无论如何,你终究是死了,一切的一切都得我自己去寻找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