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小说 > 其他类别 > 狂妻入怀:大牌弃妇不好惹 > 第135章 会这么的不堪一击。

第135章 会这么的不堪一击。

小说:狂妻入怀:大牌弃妇不好惹作者:宋闹闹字数:337525更新时间 : 2020-10-19 05:37
  茶颜继续回答刚刚云依人问她的问题,“boss身体确实是出现了一点点事,不过我不太具体原因。”

  司空凌川身体每到15晚上会变异的事,怕是没几个人知道。

  虽然她也是无意间发现的,可想想,她却还真是没怎么关心过司空凌川。

  见云依人没出声,茶颜弱弱地问了句,“云小姐,你为什么会要我?”

  “要你是有你的用处,不然我要你干什么?”

  茶颜一怔,“什么用处?”

  “你忘了,你还有一箱珠宝没有给我呢。”云依人伸手捂着嘴打了个哈切,看她吃惊想解释的样子,她笑道,“开玩笑的,我是看你跟在秦简亦那臭脾气男人身边,还不如让你去陪陪我妈。”

  “可我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云依人不解,难道待着只会欺负她的秦简亦身边就很好吗?

  “这是我的私事……”茶颜难以启齿道。

  云依人却无奈地叹了口气,“找人把?可你真相信他会帮你找到那个人?”

  茶颜没说话。

  找不到,那她一直等着。

  这是她的选择,云依人也不好参与,而且她也确实没这个能力帮她找人。

  其实云依人想让她活出自我,不要在局限于以前的世界。不过看来茶颜这个人,可能是在黒市待久了,思想有些固执化了。

  快要到达目的地时,云依人又问了茶颜一件事,“你知道帝玺宸的老窝在哪吗?”

  “二爷?”她遗憾的摇头,“我虽然在黒市很多年,可从来没有听到过。不过你可以去问问秦先生。”

  “你不是跟在秦简亦身边吗?他去找帝玺宸时,没带你去?”

  “秦先生和二爷关系不太好,俩人不常走动。”

  “这样啊。”云依人冥思了会,随后又道,“那你知道可人过的好吗?”

  茶颜一怔,有些事,她不知该不该告诉她。

  虽然她不知道帝玺宸住哪,可最近关乎帝玺宸收养了一个爱宠的事,可谓是在圈内疯传了。

  云可人过得不好。

  因为帝玺宸最近似乎找女人的频率越来越多,她听到了小道消息,知道云依人允许云可人和帝玺宸在一起,若要是让云依人知道,怕不会很伤心。

  “这个问题让你很难回答?”

  茶颜摇头又点头。

  “那我也不面前你,我只想知道,她饿着过生病过吗?”

  “没有。云小姐,这点你可以放心。”

  “那就没事了。”

  车停了下来,已经达到了目的地,不远处是一幢辉煌的城堡,开着无数盏灯,坐立于郊外,周围没什么人家,看上去如画中绘的城堡。

  云依人下了车,茶颜跟在她身后。

  “茶颜,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考虑。”云依人主动握着她的手,“现在我还能帮你一把,以后我怕是不能帮你了。”

  茶颜听着她这段话有些不解,“为什么?”

  “你真觉得我这次来,是为了看司空凌川的?”

  “云小姐,你真的对boss没有感情吗?你不要再伤boss的心了,他现在过得很不好。”茶颜知道了她的意思,请求她不要这么狠。

  “他一直纠缠着我,不管我对他说什么,做什么,他都没有要放弃。”这点让她很为难,她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真的不想再要司空凌川插足。

  云依人那副狠绝的模样,让茶颜从来没想到过。

  或许爱情就是这样。

  “茶颜,以后你会懂我现在说的话,做的事的。”

  “你就真的对boss没有一点感觉?”

  “不是没感情,而是我和他不是一路人。”

  茶颜没说话。

  这句话,她觉得云依人说得有些矫情了。

  也不知道为何,有些发酸,为boss的不足和傻。

  说不是一路人,压根就是云依人的一种借口,她就是不爱boss,占着boss对她的爱而已。

  这段时间没有boss,她和时擎酒的感情真的很好,突飞猛进吗?她不信的。这一切都是云依人编织的谎言和通话。

  云依人朝着城堡走去。

  茶颜没有跟上去,看着她离开。

  “你不和我进去吗?”

  “你往前走,里面自会有人接应你,带着你去见boss的。”茶颜站在那排大树下,高挑的身子在黑暗中美得惊心。

  云依人看了她一眼。

  明明觉得茶颜和往常一样,可不知为什么,却让她有种错觉。

  她没有多想,回头,望着里面走去。

  没有路灯,也忘记带手机了,好在城堡灯火通明,照亮了前方的路。

  路很好走,都是鹅卵石铺满,踩上去,像似踩在羽毛上般,即便是一股凉风袭来,让她身觉轻飘飘的。

  好奇怪……

  不远处,黑色烤漆花雕铁门大敞,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那。因天色暗,她看不清站在那的人容颜,不过她能分辨出体型,那是维尼尔。

  他并未走过来迎接,而是如石雕站在那。

  她走到他面前,望着面无表情的他,刚要说话,他却毕恭毕敬的作揖,“云小姐,我等候你多时,跟我来把。”

  “这城堡只有你和司空凌川?”

  “还有秦先生。”

  云依人不解只有三人还将城堡的灯这么打开干嘛,真是浪费电,不懂西方人的浪漫。

  “我没想到云小姐你会来。这点倒是超出了我的预想。”

  “我也没想到司空凌川的身体会这么差,又出了问题。维尼尔,你这个管家当的不称职。”

  “云小姐真会说笑,若不是你,少主的身体自然也不会这么的不堪一击。”

  云依人不在说话。

  走到大门口,维尼尔停了下来,他似乎有话要对她说,看着她,不知在犹豫什么,半响才低沉的道,“云小姐,我不知道颜小姐用什么说服了你,但是我恳求你,不要在伤害少主。”

  “我没有伤害他。”

  “你伤害了他。”他带着笃定的口气,“你推卸不了责任的,我也不想怪罪与你,只求你不要对少主太过无情。”

  云依人盯着他,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转身,进去了,只把维尼尔一人留在那。